您的位置:追梦人日记>>个人档案
 
大虫虫
[我的日记本]
[我的留言本]
[给我写信吧]
注册日期:2003/1/17
我的积分:6936[详细]

我收藏的日记本
《已关闭或冻结的日记本》
《BUG尘封的记忆》
《风中碎花》
《大虫虫的日记本》
 
基本资料:
 
笔名:大虫虫
性别:女  真实姓名:不显示
身高:163   体重:100
生日:1984年8月13日
生肖:鼠   星座:处女座
血型:A 婚姻状况:未婚
工作所在地:天堂
籍贯:湖南省    国家:中国
学历:大专
职业:其他行业
月收入:1
住房条件:1
单位:深三中
邮编:518049
联系方法:
 
个人主页:()
ICQ号码:
OICQ号码:34014441
手机:
BP机:
住宅电话:
办公电话:
自我介绍:
 

我执着于自己的蓝色旅程

 我喜欢读有关水的诗文,但从来未轻易去碰那条逶迤于我生命深处的河流,我怕一旦用思索之笔在眼前上划下忧郁的水痕,我的整个心灵就会浸渍在木兰溪蓝色的忧郁之中。 虽然我不是杜甫,身后没有落木的萧瑟背影,眼前也没有长江水倾注我干枯的眼眶,但我也有杜甫心头的那种沉郁顿挫。万里悲秋常作客,杜甫这种漂泊无依的感觉我同样有,只不过杜甫的心境是漂泊经历造成的,我的漂泊感与生俱来,深藏生命深处,如一只飞鸟,总将在苍茫天空的飞翔愿望敛紧于自己的翅膀,将悲凉的嘶叫潜藏于心灵。   印象较深的还有一次秋天是,我独自一人来到溪畔。顺便提一句,看水宜静,唯有静才能使自己慢慢沉入内心的微澜之下。溪水还是那样的蓝,只不见白鹤,岸畔白鹤起落的地方现在长满比人高的芦苇,秋风轻吹,就有芦絮沿风向悠然飘出,风势强是在半空扬,弱时又沾落水面,倏地不见影饥,而江水更显得清冽了。这情景到现在还不能形容备足。白雪似乎太重,杨花又太浮,他只能是芦絮,就如我只能是我。我头脑中浮现一个句子:芦絮飘落如一声叹息。秋天到了,万物萧索,来的如水,去的如水去,在微凉的风中,这叹息该是木兰溪的吧,又传自我的心底。但溪不管我的思绪,只是不动声色地流着,在远处转弯的地方盘成几个结。面对木兰溪展现给我的轻盈一面,我感觉忧伤竟然是这样的真实。等到片片芦絮驮着红的斜晖沉入懒得水中时,天黑了,我明白:我的忧伤与幼时的想象有关。能与木兰溪宁静厮守,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木兰溪的妙处就在于它那看不透的、空灵的蓝,就如生命本身的质地。我有时花几毛钱乘渡船到对岸后又回来,但更多的时候,我赤足站在水,让微凉的水意湿淋淋地沿脚踝而上,爬满心窝,我静静地站立着,不感慨,面对水,原本就无须抒情。黄昏是水面铺满一层金光,微风拂来,水波漾起,仿佛是一朵花爱粼粼开放;风拂远,水波有渐渐平了,又似花在粼粼凋谢。此情此景,我仿佛又回到童年。兰溪,是一条开满兰花的溪,人如果能够随水淡泊地流逝,当然很好,但水的特性是漂泊,就如生命无法承受的轻盈和空灵,人注定一生一世要如水一样漂泊。   水一直在寻找,寻找前方的过程中产生了江和河,水寻找的结果还是水,于是寻找和漂泊成为水的全部主题。我注定要用流水的脚步踏向远方,寻找一种如水纯净、空灵的生命过程,我的寻找过程也是结果。   一位朋友告诉我,现在的兰溪水一点也不蓝。我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的木兰溪是蓝的。我们体内有70%以上的水分,谁的内心没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河流呢。   我执着于自己的蓝色旅程。
兴趣个性:
 
喜欢的运动:打球
喜欢的书籍:太多了
喜欢的音乐:世界未日,昨日重现
喜欢的名人:只是欣赏尔已
其它爱好或特长:打开internet,在音乐的陶治下,写日记,看书。然后睡大觉。
座右铭:live and learn
性格特点:忧郁

copyright@2000 http://www.diary365.net
为了使本站点更好的为您服务,建议使用IE4.0以上的版本800*600像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