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0日,19:8  星期一  女儿闺蜜请吃
                 事实证明了用进废退的正确性!
  事情要从我们从海南回来后说起:刚回到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的贵阳后,我发现我走路大不如前啦,最初走地下车库从不觉得吃力,到公交车站大约也就是六七百步吧,可走着走着就觉得很累!以前可没这感觉,心里就想难道真像杨老干以前见面时对我说的:“我是一年不如一年啦”最后一次就改成:“我一个月不如一个月啦”!我那时总觉得杨主任是对自己日渐衰老的自我感慨吧吧!如今用在我自己的身上难道也是这样吗?不信也得信呀,因为感觉告诉了我真是如此。比如,以前坐车从城里回来,走到地下车库入口处,有个长椅子,常见有老年人闲坐,我从未坐过,这次从海年回来每到长椅子前,就一定要坐下来歇一歇打个电话给女儿报告要到家啦。这表明我走路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啦!
  可是老伴的情况简直比我更加不堪?!到女儿家她简直变得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床上坐起来,下床等一系列动作都必须用人帮助才行!原来在海南她还能在女儿牵手在楼道内来回走上几次,如今在女儿家在楼道内走也成了问题,这一切我和女儿也慢慢感觉到,在海南我们几乎一出门就坐电动三轮车不走路,就这样半年以来很少走路啦。当时自以为是一种享受,却不知慢慢把走路的基本功能给荒废了,这时就想到琼海哪位“八十六”(年岁是八十六)的老头,每天风雨无阻,绕小花园的大树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运动.....。还有那位老革命老太太(年近九十啦)她有一句口头禅:“人就是要动,不动不行啊!”如今回想起来果真是如此。
  前几天在儿子车上,他对老妈的身体状况,有一句话:“老妈什么都能干,就是让小艳给惯坏啦,身体器官就是“用进废退”吗!“你们还是要让她自己动 才行嘛!儿子说的确实有道理,这用进废退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也真不简单啊:我今天走到女儿家粗略计算足有两千步!以前觉得很吃力,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轻松多啦,但每每还是有点冒汗,我觉得出点汗对我自己身体有好处,现在大便也从不干燥啦很正常!用进废退指生物体的器官经常使用就会变得发达,而不经常使用就会逐渐退化。就像大脑,越是勤思考勤运用,便越灵活;而越是懒惰不动脑,大脑便会像生锈的链条,难以正常运转。如今理论上和实际证明正是如此,老伴今天午休时自己从床上起来走到客厅,我和女儿都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典型例证!她完全可以的。但也要注意,“既不可急躁冒进,也不可停滞不前”还是慢慢来吧,但要鼓励她自己明白这个道理......。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6月10日,9:10  星期一  晴
    三个多月没有上来了……百感交集!!!却又不能说出来……
  
    有点恨现在的自己……

[作者:等爱的青蛙 日记本:很不开心 修改]

2019年6月9日,20:28  星期日  还是没整家
                  剑桥博士发震撼长文
  昨晚,姨妹家请客吃饭,地点在“保利云山小区”后面,山坡上一处僻静的地方,对外打的招牌并非饭店,像是什么“植物保护”的机构。内部装修并不豪华,但也简朴舒适样样俱全。无可挑剔。大概一桌下来也要两千块吧,没细问。一,生的三文鱼我没吃,我感兴趣的是那小支(日本芥末)。二,我的小重孙“夏天”特别喜欢讲话,但不喜欢他爷爷,还有我从姨妹嘴里知道了,我儿子和儿媳的婚姻问题的细节!三,孙子已经正式搬到我们保利温泉的小区来啦,孙子媳妇上四天班休息两天。小重孙是我孙子带,另外好像还请的有一位保姆,昨晚是他送我回到我家的。他们家就在马路对面。昨天我给猫咪小黑带回来的鱼头鱼尾和生的三文鱼,它一点都不吃真让我女儿说对啦!唉一句话都是让我女儿给娇惯坏啦!
  现在我粗略算了一下,我从家里出门到公交车站约六百多步。下车后约五百步。加起来足足有一千多步!如此算来每天来回绝对不少于两千多步。这也就是我的走路锻炼啦!
  今天上午我陪老伴看凤凰电视台“我们一起走过”节目,《伤痕》小说作者卢新华,小说梗概是讲述了在“文革”中,积极要求上进的青年王晓华,因为母亲被打成叛徒而决定与其划清界限并离家出走。一别九年后,母亲的冤案得到昭雪,她才踏上归途。然而当她赶到医院见母亲最后一面时,却已是阴阳.....听说后来拍成电影,我没看过。但后来卢新华在美国经历坎坷,还有小说《财富如水》发表,卢新华显然长于思考。他说:“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了。快到人们忘记该停下脚步认一认路了。” 这位如今在美国、中国两个国度来回行走的中国作家,以他深沉的目光,密切关注着国人这些年来不断变化的价值取向,对当今社会,提出自己的理性考量。遗憾的是我没有机会阅读一下《财富如水》啦!
  另外,我从我们群里边读了一篇让我很受感动的文章:“为何中国政府肯下血本在西方国家绝不做的“亏本买卖上” 我读后写了如下一段话:“王校长您转发的这篇文章太好啦,绝对是鼓舞人心的正能量!我也要因为生活在当今的社会感到幸福,努力多活几年……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6月9日,9:57  星期日  晴
早晨骑车上班
端午节连休两天
一时半伙
身体的潜意识里
还没有完全恢复到上班的状态
个人精神恍恍惚惚
迎着早晨太阳
眼睛感到无比的刺目
突然
前面路口开始拥堵
往常的路口
立起来禁行标志
出现了几个交警
开始临时的交通管制
随后
一列清一色的专用车队
出现在了眼前
我猛然惊醒
下意识看了看手腕
6月9日
果然是高考日子
看着路上汽车、电动车、行人
都非常有默契的停在路边
默默地配合着交警
为高考的车队让出道路
此时的早高峰路面
开始拥堵异常
可是
没有一个人出现焦急、路怒的状态
汽车们都在安静的排队
行人也在默默地注视车队
此时的交警
若有若无
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人们都在瞬间达成了默契
静默、秩序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井然有序
这瞬间的和谐
让我自己都感到有点不适应
细看人们关注焦点
无一不是那些缓慢行进的高考车队
高考
莘莘学子人生中最最重要的一次检验
目前
它不仅仅关系着参加的一个个家庭
而是引起了全社会的瞩目
6月7、8、9日
估计不知道着三天日子的人不多
这说明现在的社会
对教育也是越来越重视
对学子们也是越来越关注
在无知无畏的青少年
可以收到如此的礼遇
估计
也就只有高考这个机遇
回想
自己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
也曾经历了那种千军万马过桥的经历
看着现在人们对高考学子们无上的礼遇
自己
瞬间也感觉高贵了起来
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
成为寄托千万种希望的嘱托
顿时也无比激动
真想对眼前那一双双
对未来充满向往眼神的学子们说
加油
同学们
只有尽了你们最大的努力
才不会留下以后的悔恨
十年寒窗无人问
一举成名天下知
加油!!!

[作者:tianya220 日记本:tianya220的日记本 修改]

2019年6月9日,3:43  星期日  晴
半年了,除了必须,很少去父母那里,一直没脸见他们
也不想他们见到我心烦
可是父母都老了,虽然我眼里的他们还不算老,在外,别人都叫他们老人家。。。
空闲的时候喜欢看百度推送,每当看到亲情的小视频或者文字,眼泪止不住打转
平时上班,加班回到家吃完饭八九点了,稍微有点空闲就打游戏麻痹自己
三个月了,业绩不好,挣点钱只勉强够家庭日常开支,原本打算的一个个存够了还,可存钱的速度还赶不上利息违约金增长速度
保险期限已经过了,现在就算是出意外也只是白死,也没那想法了,又开始怕死了,现在的我死了只能是丢下一堆烂摊子和年迈的父母以及年幼的子女
有时候会想,如果父母其中一个突然间不在了,在他们有生之年最后这两年我却没有多少陪伴,我会自责吗?会内疚一辈子吗?
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作者:蓝雨 日记本:蓝雨 修改]

2019年6月8日,17:5  星期六  凌晨雷雨大作
                     千里迢迢爱莫能助啊!
  凌晨雷声滚滚但闪电并不明显,可以说近些年来我还很少听到这样的雷声呢?!先头我不知道雨下没下来,后来我拉开窗帘推开窗,才看到好大的雨啊。不由得想起杜甫的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如今并非春天,早已是夏满芒种暑相连啦,还是女儿说得贴切“这是涨端午水嘛。”也是田里需要水的时候嘛,想到我们离开海年的时候,一季稻早已归仓,如今是播种双季稻的时候啦?我们祖国地域广大,也让我们这北方佬,到冬天分享一下暖冬的味道啦.....。
  窗外的雨还在下,打个电话给女儿“今早我不过去啦,自己吃昨晚带回来的饺子。我继续趟在床上开始浏览微信,昨晚睡得早今天还是被雷声惊醒,在网上以我们中学命名的群里,出现了几条“要闻”最初是“国桐兄,尽快学会上网!想念老同学。端午节向老同学及家人问好!”后来就出现“本想看望老班长,但由于身体原因去不成了,只能通过微信祝二位早日复康!/BA1MC”这是云兄的口吻。接下来就是兴武兄的原话啦:“请大家给他打电话吧。张国桐电话:13511036773。老谢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他前几天去看了看国桐,一打电话得知他又住院了。还是老毛病:心脏房颤、心血管又有堵塞。本来老两口都住在养老院了。主要是养老院的伙食,他的夫人柴老师吃不惯。俩人一回家,又把国桐累坏了。国桐一条腿又有毛病,要拄拐。柴老师又走不了路(也是心脏病),还得坐轮椅。下楼买菜,国桐住着拐,推着轮椅,一步一步往前挪。这几天国桐住在崇文门外磁器口东北角的普仁医院(原来的市立第四医院)的病房大楼的五层的心脏内科病房的重症监护室里。每天下午三点以后可以探视。他只能做维持治疗,不做手术。过几天就出院,回家或回养老院去住。总之他们老两口病得都挺严重的。
  我匆忙之中回了几句:是否妥当就难说啦,反正他也看不到不是嘛,否则见面我可不能这么说啦:唉!可怜呀,幸亏有热心老谢还能看看他!我们爱莫能助啊,这个节骨眼就看他子女的孝心啦,我曾记得好像他和子女关系不怎么样啊,一句话可怜啊……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吧,仅此而已,可怜啊!
  写到此地,想到我们家的这一儿一女,那可是没得说的。一句话:“晚年就完全是享他们的福啦!有一双好儿女那晚年比什么都重要.....。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6月8日,16:27  星期六  晴
亲爱的夕:
    你好呀!
    上周去厦门学习,我见到了六年没有见的小志,他变得更瘦了,眼角有了一丝丝的皱纹。
    和他的认识,大概是在十多年前吧,时间太久,回忆都变得模糊了。记得大概是上高中的时候吧,我在一个写作的杂志上注册了一个号,公开了一些自己写的文字,被他看到了,他给了我留言,慢慢的就互相加了QQ,成了聊心事的朋友。当时感觉他是个有心事,也有想法的大男孩,而我,却是个单纯得傻傻的,又很自卑的人,对于他对我诉说的心事,傻傻的我只知道听,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话能让他开心,反而他常常安慰我,鼓励我。我们都喜欢听班得瑞的音乐,他给我寄了一套班得瑞的专辑,现在还留着。我们仅仅是偶尔在网上或是打打电话聊聊,不咸不淡的联系着。从聊天中知道了他在福建,他的家境很好,属于富二代吧,知道了富人家里也有很多的矛盾和烦恼。而我,只是个普通家庭的穷孩子,长得不漂亮,也不优秀,还很自卑,对于他从来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我们互相也没有想要见面的意思。时间就这样悄然的流逝着,不知不知我们都大学毕业了,他继承了家里的事业,国内国外到处奔波,再后来,他结婚了,新娘子很美;而我,回到了老家小县城,进入了体制内,我们的联系更少了,偶尔聊聊微信,电话都很少打了。
    在2013年的夏天,他因为工作的原因来贵州,在他到来的前几天,他突然和我联系得比较紧密,聊天的话语给人一种男朋友的错觉。他来的那天,我去车站接他,没想到,居然他能够认出我来,他之前都没见过我的相片,他的理由是,他认出了我的气质,所有一眼就看出了我。他长得不高,瘦瘦的,也不是很帅,可给人的感觉却很好。那天的相处很融洽,一直给我一种男朋友的错觉,我们逛街,买衣服,唱歌,吃饭,都好开心。他是个情商很高的人,和他在一起很舒服,可我知道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敢想太多,也想不明白他是怎样的心思,就当作一个梦吧,一个开心的梦。他走后,我们的生活又照旧,联系更少了,我想,我们再也不见了吧。
    没想到会安排去厦门学习,所以在上周又见到了他。我们的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依然是很自然,很愉快,像两个久别的老朋友。我们拿着咖啡在海边边喝咖啡边聊着他工作上的不容易,感觉他经历了很多,变得更会处世了,而我,还是那个单纯的傻傻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我感觉特别的开心,那种纯纯的开心。在海边的时候,我们一起拍了合照,相片里的我们都好自然。他带我到了一家有美人鱼的餐厅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发现他和我一样喜欢吃抹茶口味的东西,可我却没有告诉他,故意点了其它口味的。原本计划着一天相处的时间由于他工作的关系,我们在吃了中午饭后就结束了这一次的见面。
    分开后,我有些失落,可我不知道我对他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以至于让我产生失落感,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大得像两个轨迹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交集,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能够和他有进一步的了解,因为我太差。我也不知道像他这样另一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会和我做朋友,不知道在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感觉他好陌生。
    翻开手机,看着我们的合照,不知道应不应该保存,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把照片发给我之后就删除了,若是这样,那我一个人留着有什么意义呢?在餐厅吃饭时的用餐券他让我拿着留个纪念,可在我离开厦门的时候,我并没有把它们带回来,而是放在了酒店的桌子上,因为我不知道我该用怎样的理由留着它们,当我老了的时候,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情感来怀念,不知道怀念的意义是什么。
    回到老家,我们又像以前一样,回到各自的生活里,我和他还会再见面吗?我想,这一见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吧,记得有一句话说,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告别,我想,这就是我和他的告别吧。

[作者:寒野 日记本:写给亲爱的夕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