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6日,22:34  星期二  沐浴
                儿子带我去洗澡
  网上说她四天后就可以回家了,第一件好消息是(可惜不好粘贴下来),我就一个字一个字把它打在日记里吧:好消息!加拿大法院做出裁决!孟晚舟女士最快四天后就可回家!我还看了一段新闻,大概是美国的一位高官吧?问任正非要与美国总统通电话,得到的回答是语言不通啊(也就是回绝了美国的请求)!啊这两位父女真值得我们赞扬,扬我国威啊!
  今天儿子打电话来约我去浴室洗澡,唉,大半年在琼海没能到浴室洗澡啦!原因很简单,我还没发现琼海这座小县城有什么浴室对外营业呢?唉,每次只有儿子来琼海住旅馆时我沾光可以在酒店好好洗洗淋浴(我们家的热水器不知为什么水总是不大),也可让儿子给擦擦背啦。我回想这辈子有关洗澡的往事,我平生第一次到洗澡堂子里洗澡,还是在天津西北城角文昌宫大街外,是老舅家小石头(比我大一点)带我去洗的澡,大约十来岁吧!进了大澡堂每人发一个大竹筐用来装衣服,我先脱完衣服就问小石头在哪儿洗澡啊?他就用手指着放衣服筐说:“你先蹲下嘛一会儿底下就冒出谁来啦!”哈哈我这个土包子被他戏弄了......。几十年过去了高、中、低档的浴室也去过不少,现如今上年纪了。洗个澡都必须有年轻人陪着人家才让进,因为怕老年人出危险。确实呀!没人帮着自己都洗不动了。现在很多时候都感觉力不从心了。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5月26日,16:17  星期二  晴
    记得儿子刚出生的时候,爸爸有去帮他算命(闽南话叫“GAI JI SHI”姑且算是算命的一种吧),说是他五行缺水,所以我和老婆给他取名为“澎涵”,又说我儿子和我最为亲切,老实说我一直怀疑父亲的话,我怎么看我儿子都是和他妈妈亲呀。
    我问他,如果爷爷和奶奶打架,你帮谁?儿子说“我让爷爷奶奶不要打架”;我再问他,如果爸爸和妈妈打架,你帮谁?儿子说“当然帮妈妈啦”,这算是和我亲吗?
    虽然小时候父亲对我很是严厉,小时候我比较调皮,所以在我的印象中爸爸好像是挺常打我的(或者是凶我),现在儿子也慢慢的长大的,我本是不喜欢暴力的人,但是每当看儿子调皮的样子,也忍不住打他,尽管打得挺轻的,但总要把他打哭,不知道是不是我潜意识里,只有把儿子打哭了,他才知道他做错了,这不上周六,我在给他洗澡的时候,他说他要尿尿,在尿尿的时候故意把尿弄到了马桶垫,我分明看到他在笑,我一反应,这还了得,肯定要让他知道错误,一看这是小错,拿衣架之类打不大合适,脸蛋不能打,身体肚子之类不能打,屁股也不能打(老婆说屁股不能打),大腿穿着衣服,我用手打,儿子没痛我倒痛了,看来只能打手背了,我就打了,儿子就哭了,然后……
    父亲赶紧过去安慰了儿子,老婆呢,又说我乱打儿子了。说得好像是我打错了。其实我不是想打他,儿子想让儿子记住,这样做是不对的,下次不能再做了。
    老婆真是护子心切,总之一切贬义的词语不能用于儿子的身上,最多只能用中性的,比如“不乖”。只要我说了一句儿子“笨”,我老婆立刻凶了过来,说“你才笨”,潜意识里儿子是最信任他妈妈了,说真的,老婆对儿子真的是好,打个比方,吃饭的时候,我肯定是自己先给自己盛饭,然后才考虑儿子的,而老婆肯定是先给他儿子盛饭,然后才会考虑自己……
    最近经济压力挺大的,我的工作只够房贷、每月孝敬爸爸妈妈的一千元和我最低限度的生活费(工资6800元,房贷5350元,爸爸妈妈1000元,剩下450元,停车费130元,话费要150元。。花呗透支了400元,何时能还掉呀),车油都只能刷老婆的卡,说好是年终奖我再还给她。我老婆呢,有每月1200元的死会子钱要缴纳,还有家里的材米油盐醋和养儿子,还有2万多的信用卡的钱要还(年初买单身公寓的时候,钱不够刷的,现在只能每个月都刷出来,支付点手续费,如是循环),本来有两套房子可以出租,收点租金,不过受到疫情的影响,2月份过户的单身公寓到现在还没租出去。
    这几个月,用在儿子身上都好几千了,看眼睛、换眼镜、看皮肤等等的,所以日记挺紧巴巴的,最近儿子又看上了溜冰鞋,儿子找她妈妈,她妈妈和儿子说“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买的,连前阵子的自行车也是我买的,你看你爸爸给你买的东西不多,你这次去找你爸爸买吧”,总之是舍不得买了。儿子呢,就天天来找我“爸爸,爸爸,给我买个溜冰鞋吧”,我倒是想痛快的给他买,大不了就先刷花呗呗,不过又怕老婆知道(其实现在真心还不起花呗,每个月的零花钱就200元不到)。只能支支吾吾,先拖延着,等老婆同意买了,要么用老婆的信用卡取刷,或者让老婆直接网购了。
    最近有点迷恋买彩票了,总是幻想能中大奖,因为钱不多,所以买的也不多,生活,挺是平淡的,爱好不多,不喜欢聚会,不喜欢喝酒等等的,最多就自己默默的玩游戏,本来是玩三国策的网络游戏,不过那个游戏实在耗钱(不充钱根本玩不了),已经半年多没玩了吧,现在就玩“部落冲突”的手游,这个游戏最多就充每月30元的(上个月就舍不得充),算是耗时间不耗金钱的吧。
    或者,再看看玄幻小说之类的——周一到周四晚上在宿舍确实无聊,找不到什么是事可以做的……

[作者:楚飘摇 日记本:洛水日记 修改]

2020年5月26日,11:41  星期二  晴
                   时间的河终结篇
 
写这篇的时候,其实离婚证还没有到手,但是我很清楚,我们的日子已经走到了终点。因为我们不再有任何的交流。比陌生人还要陌生,那种陌生是内心的一种抗拒。
 
依稀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选择我是因为觉得我们之间的缘分很深,依稀还记得你说过,拿了结婚证就没有想到过离婚。而去年十月你的一句“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将一切你说过的那些话都撕得粉碎。我在心里冷笑,原来以前对你的那些不理解,都源于你的从来没有爱过......如此以来,我便释怀,我还能挽留什么呢?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挽留的就是没爱过,而且还是从来都.....
 
真的希望我也从来没有爱过你,这样我就不会为我们曾经的婚姻伤感,也不会为离开这个家而感到难过。而如今我只能整理心情,带上我的妊娠纹,再也无法高歌的沙哑嗓音,还有残留着一点点的自尊,抬起倔强又看似高傲的头离开你们。告诉自己,不就是养活自己吗?有何难?有何难?
 
没想过40岁又可以重回单身生活,是的,我选择独自一人,因为我没有能力去照顾其它人,我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因为那个自卑的,那个说你看你把生活过得如此糟糕,你看你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妈妈的自己会时不时的出来指责自己,我要时时刻刻跟她打架,告诉她我很好,我没有她说得那么糟糕,我要活下去。我没有精力管任何人,我只能管我自己。我要在深夜无法入睡时,让自己闭上双眼。我要在自己心情糟糕时,抱紧自己。我要沉下心去让自己学习和提升。我要让我自己相信并不是我不好,你才那么绝决的离开。是的,我要做很多你们看不到,但是我每天都在努力的使自己变美好的事。看起来特别矫情,但是又不得不去做的事。
 
特别想快点了结这件事,真是每一天都在煎熬。

[作者:sarablue 日记本:时间的河 修改]

2020年5月26日,9:24  星期二  晴

 
我好想你
所有所有的一切
所有所有的爱和情绪
最终汇成
我好想你

[作者:玄武 日记本:两千零六年 修改]

2020年5月26日,2:1  星期二  雨
疼到睡不着
 
肩膀,膝关节,脚踝,放射性的疼痛
平躺不行,侧躺也不行
 
真正疼起来时,止痛药片也效果甚微
 
最近还经常头疼
很难想象老去的样子,恨不得生命到止为止
 

看看身边的然宝
微微发烫的身体,也是翻来覆去的睡得很不安稳
 
想想远在四千公里外的辛先生
也许也正在承受着我无法体会的另一种痛苦
算算日子,我们分居2年又10个月,而上一次见面也11个月前了
 
我们从一两天联系一次到一两周联系一次
他说要来
但我感觉到一直在躲
 
本来说3月份,疫情影响说5月份,5月也差不多结束了,并没有明确些什么。
生气的时候好想说:别来了。就这样各过各的吧。
 始终没说,始终抱着一丝丝希望万分的期待
 
如果你来,我尽我所能去爱你,体贴你
如果你不来,我也不怪你,只愿你在那边过得舒适自在健康平安

[作者:雨色天空 日记本:神经质 修改]

2020年5月25日,22:14  星期一  晴
不知不覺又一個月過去了,對住在香港已經習慣。
 
對街道已經不再新奇地左顧右盼,對路邊的各色小吃已經不再垂涎三尺。到街市買菜已經胸有成竹,出門坐車也懂得查閱路線和時間。自己定了爬山的目標和計劃,再有週末和夜晚的計劃,每一天都點事情可以做,又每一天似乎都無所事事地就過去了。
 
手已經2個多月了仍然不好,心裡已經沒底了。醫生說敷藥不好的話得試試物理治療,現在看來得明天打電話去重新約時間。如果再不好真的要比當年骨頭斷掉還要久了,而且搞不好會變成一輩子的問題,這種就相當於被人廢了武功,可以做普通人卻練不成凌波微步,這個我可難以接受。
 
簽證卻很順利地下來了。無論是日本的永久居留還是香港的延長居留。上帝似乎對我很善意,我現在可以順理成章地搬到香港居住而不用有後顧之憂了。只是疫情期間無法進入日本,拿永居簽證的通知信過期了……不知道會不會就此失去簽證。畢竟等了10個月之久,就這樣失去了也真的很冤枉的。香港的簽證,香港入境處很友好,所以我覺得香港種種排擠的傳言根本不攻自破。但也有朋友跟我說因為是在讓內地人潛入香港所以只要是內地人都會獲得批准……我真的是哭笑不得。
 
工作似乎重新建立了夥伴信任感,被客戶需要也被自己的組員需要,解決了一個小小的公關危機,自己總算有點轉危為安的感覺。在這個公司我不打算要短時間在職,如果可以的話,到我生兒育女,小孩子的育兒假休完之前,我都想要待在這裡。車公廟求來的簽說,要以守為攻,所以我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多言語,不多進諫,才是正路。
 
至於自己的第二職業,過去的3個月真的沒有一點點進展。沒有新的客戶,舊的客戶也沒有新的合同。我雖然想要廣撒網,可是我自己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放在這裡,也沒有很好的辦法。跟老闆開過一次會之後也沒有太多進展,我想目前為止可能就是得自己好好學習技術,還有將對老闆承諾的網站更新給做好。其實自己完全可以在香港再找一份時間自由的工作,可是我覺得自己還是做好眼前的事再說吧。車公廟的簽說這個是大吉,一切順利,怎麼目前為止沒有進展啊,真是想不通。
 
第三份,希望自己創業。這個我希望是跟健康有關的,能夠對大眾有益處的一份事業。我想過做心理咨詢平台,但是了解整個行業需要很多時間,然後就想到了天天都要做的事情——吃。如今香港的平台並不好,如果可以做一個更好的,說不定接下來就是我的時代。當然這個車公廟給的建議是:小心起步。沒想到無論上簽還是下簽,在這一點上建議都相通,看來這個小心二字是錯不了了。我要好好想想怎麼做。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20年-抬头往前走 修改]

2020年5月25日,20:7  星期一  好友一路走好
                沉痛哀悼两位好友先行者!
   在网上得知:近期群里不断传来  八九十岁老人 高歌的视频, 声音美,底气足, 节奏准,不走调, 能唱准高音,说明这些老人整体很健康。现在我发现自己的声带可能有些萎缩了, 原来能唱好的歌也会唱跑掉了,我知道要想唱好歌,首先要调理好身体,露怯了.....!看了她的文章我觉得有些诧异,老年人唱歌就是为了娱乐和锻炼肺活量,怎么能和身体需不需要调理扯上关系呢?我衷心奉劝您老人家,千万别信那些保健品公司的宣传,我要奉劝您群主,好好阅读一下张文宏的一篇大胆讲话为好!我和老伴曾在数年前在当地养生保健方面是吃了不少亏的呀..........。也难怪儿女们痛恨咒骂那些骗人的保健品公司。儿女们说的也对,老爸老妈辛辛苦苦节省下来的钱被他们骗走太可惜啦!唉如今是悔之已晚啊!今天不想再提啦。
  今天我仔仔细细阅读了一篇《太敢说了》我觉得受益不少,我们学校已故先行的老人们中活过九十岁的杨主任九十三,钟老师九十二,还有活过一百岁的刘传礼老师他们可平时都不锻炼哦!而平时身体很好又经常打篮球的张慎旃老师确还没达到高寿呢!或许就是那句话:“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吧.....。
  近日以来常常思念我的两卫老同学:今日忽然传来噩耗
  另讯讣告如下:
近日山云寻找过之明学友,经过夫人刘老师接座机电话答复:过之明由于常年脑梗后遗症未能有效控制,终于前年病故。刘老师已移住昌平北七家镇温都水城的金手杖国际养老公寓。座机电话号码不变。刘老师也动过脑部手术。现有保姆陪住照顾。愿多年老友驾鹤西归云游五洲。劝各位同窗豁朗保重珍重健康。多事之徒
谢兴武2020.05.25
  讣告
张桐患肺炎不治,于2020年5月23日,在北京方庄东方医院逝世。享年八十七岁(属狗)。其子称:丧事一切从简。敬爱的张桐学友千古。恕报不周,学友谢兴武
2020.05.25
  一位是我的挚友他没见过我女儿,我多年前儿子和老伴陪我深夜曾到他家探望过一次,他还夸我有个好儿子(我女儿他不曾见过),听说他后来他痊愈后已然少言寡语痴呆先兆,唉,他曾今吸烟喝酒谈笑风生,典型北京大爷的风范,指点江山不可一世啊!”可怜早逝,呜呼我的好友您在天堂也要谨慎才好啊.....。
  另一位,学生时期就入了党,我的入团介绍人,在我的书柜里一直还放着我和他的双人合影哩,我到京曾两次拜访他老兄,可鉴我们的深厚友谊,因为他喜欢用书信交流只可惜他不太喜欢用微信(也大概不熟悉吧)?后来就慢慢失去联系!呜呼!桐兄,我们未能见最后一面(最后还是在街边亭子里匆匆而别)但没想到竟成为永诀啦!您在天堂好好生活吧.....。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