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9日,22:58  星期五  晴
岁月静好是片刻,一地鸡毛才是日常。
望远处的是风景,看近处的才是人生。
 
曾经年少轻狂,有过多少儿女情长。
每个人都有不愿提及的往事,狂欢过便是忧伤。
所有的故事都不是偶然,那些忘不掉的终究再也回不去。
 
就是那么一首歌,勾起潜藏在内心的情绪。
一念之间,便占了满怀。
在寂静的黑夜,深深浅浅的吟唱着。
点一根烟,明明灭灭,吞吞吐吐。
照亮的是过往,咽下的是泪水。
又是一地的忧伤。
 
生活需要灿烂的阳光,来安抚那些不安的灵魂。
 
 
 
                                                                               默默。

[作者:吻过伤口处 日记本:我的执着。廉价、无价。 修改]

2021年3月19日,14:14  星期五  像音像集萃
           手机是不是该换电池啦?
  昨天是老伴的生日, 一早儿子和孙子分别都打来电话,儿子要给钱要我们去餐馆去吃孙子要发红包给他奶奶(被女儿谢绝啦,前次给我的)前次给我的五百元也退了回去(言说给重孙买玩具吧)再打两行又该发表啦否则又不能上传啦!昨天上午我的手机又出了毛病(无缘无故的 微信图标不见啦?我只好重新安装没想到怎么也不能恢复后来女儿也帮我修好(还要两个别人发验证码)最后说要花八十多元更换电池?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18日,15:1  星期四  良昌老味吃饭
  我们家我的生日是农历腊月十五(还有半个月就过年啦)好记!老伴的生日确实阳历3月十八,至于为什么谁也说不清?差点就让我给忽略啦!可是儿子每晚小孙女也从网上送来蛋高(过春节她也送来小蛋糕还蛮好吃的)今天我们又是老地方“良昌老味”本仙还在我过生日时在和老板合个影(老地方,不巧有人先坐在那里啦)还好老班给我们在门外照了一张合影,效果如何尚且不知?吃的有一样是我从来在外边饭店餐馆没吃过的:三样  鲍鱼、海参、鹅腿关键是那个汤从没吃过,海参(小时候老舅跟我说是死耗子)但我从网上看到海参和鲍鱼都是高级营养盆啊!平时难吃到趁老伴生日我也算开开洋荤。吃过以后还是不敢恭维呀!反倒是饭店老板很会招呼人,搞得我们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几个菜大都没吃完,晚上在家在好好吃上一顿吧!in天上午遇到两件事不很开心一,昨晚手机电池居然没电啦(0指示自动关机啦)我以为真的电池坏了吗?可后来也见还是能在充上电使用,但不知为何微信图标没啦(我可从来没删除过微信),唉,我只好又自己从新下载微信,但是没小刀就是密码通不过,女儿又拿去帮我搞了好久,仍旧还是不灵!又找小孙女帮忙她在上课,后来还是不行打算明天去维修店去维修维修吧,我到是想让维修师傅帮我刷刷屏,看效果是否怎么样呢?手机不能打日记啦只好重操旧业用座机打吧,有一个好处可定能发表不用担心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17日,15:25  星期三  晴
突然好想你。
想你温暖的手。想你从前从身后抱着我的样子。
一切都离我越来越远了。
会不会某一天再也想不起来了?

[作者:靜靜愛你 日记本:永远的咕咕 修改]

2021年3月16日,20:49  星期二  晴
     从2019年开始,因为前公司的股东问题,又加上后来的疫情,现在想想前前后后差不多两年,80%都是在家工作的状态,从刚开始的烦躁,不适应,一个人在我家餐桌上对着两台电脑,从白天到夜晚,那时候真的是感觉都快抑郁了,生活和工作没有办法分开的感觉;到后来已经慢慢变成了一种常态,也渐渐适应了这个节奏,反而觉得WFH也没那么坏,觉得累的时候,可以打开电视,一边放着蜡笔小新,一边继续工作,觉得好像自己没那么孤单,或者点个香薰蜡烛,让自己心情缓解,后来又在国内某宝海淘了油画,觉得烦躁的时候,就丢下电脑,跑到我的沙发去画一会儿。
     现在依然没有恢复正常上班,公司还是分AB组,我给老板说我还是按需来报道吧,所以时间也算自由,就是好像习惯了WFH的节奏,忽然来公司上班反而有些不适应了,毕竟公司的办公设备齐全,工作效率也高,家里的VPN有时候真的能慢得让你抓狂,着急的时候分分钟想砸电脑。
    我依然还是买着我的彩票,在心情烦躁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自从上次帮阿斌买彩票中了35以后,他就开始不遗余力的每周六抓我去给他买,有时候我在睡觉都能给他电话震醒让我赶紧起来给他买彩票。
    想想也真是好笑,不过当玩乐和寄托吧,也挺好。
    还是依然想脱离现在的生活,不想工作,讨厌这种体制内的生活,觉得没有自由,没有呼吸,太累。虽然很多人羡慕,可是不就是围城,谁又理解里面的人的苦楚,企业文化真的太重要了。哎。

[作者:记住然后回忆 日记本:情系阿拉伯 修改]

2021年3月16日,17:20  星期二  晴

天气有些热了。这两天办公室竟然开了风扇。不敢随意添减衣物,去年十二月中,经历了一场漫长的重感冒,回想起仍是心有余悸。是疤痕型的人吧,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是。
 
我不喜欢的一个同事,与我同期入职,一向懒散、不求上进。学历没提升,职称没评上。去年突然走运,评了个寻常的荣誉的奖,接着竟把城区的和市里的奖也拿到了。大家都知并不是实至名归,不过是运气罢了,背后都称那人为“大满贯”。不料那人竟然无限膨胀起来,像进宫后从不得宠的妃子突然得到圣上恩宠,趾高气昂,言行张狂。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大满贯竟然因此准备调到别处当中层领导,已经公示过了,即将走马上任。
 
我真不是嫉妒。就是觉得世事不公。对那些兢兢业业认真工作的人是个打击。

[作者:六一一 日记本:匿世界 修改]

2021年3月16日,10:24  星期二  安国夫人新戏
             老毛病没好又添新毛病!   
   昨晚(夜里)老伴又犯病啦(一夜里一连起来五六次)这也不是一次啦,我记得大约也有五六次之多啦,老伴心里也明白,她只是笑呵呵说对不起啦,可我建议一是去医院瞧瞧另外就是买点什么药吃。再说几句我自己的事吧 近些日子在我女儿给我按摩推拿贴膏药的医治下,近日有些效果,没想到左胳膊还没好,右胳膊又出了毛病!真是老天也让我不得安宁啊~~~ 今天yici一次发表成功!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 <<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