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3日,15:19  星期二  晴
    还在睡懒觉中………因为第16号台风”浪卡”的影响,大风,小雨还在飞舞。
   爬起来看看手机。女儿妈发了个微信,女儿在深圳的幼儿园要求填报资料:
    关系:父女。
   工作单位:(空的,)
    手机号码:(空的,)
  想对女儿说的话:(空的,)
     一家人的相片:(空的,)
 
     才发现!女儿妈没有我的手机号码(删除了),我的工作单位.是明知也不写!
    女儿都五岁了……竟然没有父母女儿三人一起的全家福相。
 
    到底谁错???或许一切都在朝那个方向发展……离。

[作者:等爱的青蛙 日记本:等爱的青蛙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10月12日,22:15  星期一  天意难违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由来?
  以前我也纳闷,天要下雨与娘要嫁人有何相关呢?后来才知道有这么一段故事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典故出自哪里?“天要下(落)雨,娘要嫁人”,这本是中国民间老百姓的一句俗话,用来比喻必然发生、无法阻挡的事情,不以他人的意志与想法为转移。时至今日,此俗语早已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矣!关于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句俗话的由来,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古时候有个名叫朱耀宗的书生,天资聪慧,满腹经纶,进京赶考高中状元。皇上殿试时,见他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长得一表人才,便将他招为驸马,把心爱的女儿嫁给了他。“春风得意马蹄疾”,循惯例朱耀宗一身锦绣新贵还乡。临行前,朱
耀宗奏明皇上,提起他的母亲如何含辛茹苦,如何从小将他培养成人,母子俩如何相依为命,请求皇上为他多年守寡、一直不嫁的母亲树立贞节牌坊。皇上闻言甚喜,心中更加喜爱此乘龙快婿,即准允所奏。朱耀宗喜滋滋地日夜兼程,回家拜见母
亲。当朱耀宗向娘述说了树立贞节牌坊一事后,原本欢天喜地的朱母一下子惊呆了,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来,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朱耀宗大惑不解,惊愕地问:“娘,您老哪儿不舒服?”“心口痛着哩。”“怎么说痛就痛起来了?”“儿
呀!”朱母大放悲声,“你不知道做寡妇的痛苦,长夜秉烛,垂泪天明,好不容易将你熬出了头!娘现在想着有个伴儿安度后半生。有件事我如今告诉你,娘要改嫁,这贞节牌坊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娘,您要嫁谁?”“你的恩师张举。”听了娘的回答,好似晴天一炸雷,毫无思想准备的朱耀宗顿时被击倒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娘的面前:“娘,这千万使不得。您若改嫁,叫儿的脸面往哪儿搁?再说,这‘欺君之罪’,难免杀身之祸啊!”朱母一时语塞,在儿子和改嫁之间无法做到两全其美。原来,朱耀宗8岁时丧父,朱母陈秀英强忍年轻丧夫的悲痛,她见儿子聪明好学、读书用功,便特意聘请当地有名的秀才张文举执教家中。由于张文举教育有方,朱耀宗学业长进很快。朱母欢喜,对张文举愈加敬重。朝夕相处,长年累月,张文举的人品和才华深深打动了陈秀英的芳心,张文举对温柔贤惠的陈秀英也产生了爱慕之情,两人商定,待到朱耀宗成家立业后即正式结婚,白首偕老。殊不料,这桩姻缘却要被蒙在鼓里的朱耀宗无意中搅黄了,出现了这样尴尬的局面。解铃还须系铃人。正值左右为难之际,朱母不由长叹一声:“那就听天由命吧。”她说着随手解下身上一件罗裙,告诉朱耀宗说,“明天你替我把裙子洗干净,晒一天一夜。如果裙子晒干,我便答应不改嫁;如果裙子不干,天意如此,你也就不用再阻拦了。”这一天晴空朗日,朱耀宗心想这事并不难做,便点头同意。谁知当夜便阴云密布,天明下起了暴雨,裙子始终是湿漉漉的,朱耀宗心中叫苦不迭,知是天意。陈秀英则认认真真地对儿子说:“孩子,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天意不可违!”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朱耀宗只得将母亲和恩师的婚事如实报告了皇上,请皇上治罪。皇上连连称奇,降道御旨:“不知者不怪罪,天作之合,由她去吧。”可是,对“娘”还有另种
解释、另一个版本,即认为这里的“娘”不是指母亲,而是指姑娘。“娘”字的本义是少女,现在南方还常以“娘”为女孩取名。而“(姑)娘要嫁人”,似乎比“娘(亲)要嫁人”更为顺理成章。其中“娘”字有关辞书并未作说明,一般是理解为母亲。但稍加推敲,就会发觉这种解释很难讲通:“天要下雨”乃自然之理、必然之势;母亲是已嫁之人,难道还非得再嫁、改嫁不可?“娘要嫁人”既然与“天要下雨”并列,两者一定具有逻辑上的相似点,这样方能合起来构成同义比喻,共同说明一个道理。比如用“六月飞雪、公鸡下蛋”来比喻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六月飞雪”与“公鸡下蛋”具有相似点,属同义比喻,所以两者能够合说并举。准此分析,“娘”显然不能解作母亲。今谓此“娘”当作少女、姑娘。“娘”在古代就有少女、姑娘之义。例如:宋朝郭茂倩所编《乐府诗集·清商曲辞·子夜歌》:“见娘喜容媚,愿得结金兰。”又《黄竹子歌》:“一船使两桨,得娘还故乡。”唐朝白居易《对酒自勉》诗:“夜舞吴娘袖,春歌蛮子词。”唐朝李贺《唐儿歌》:“东家娇娘求对值,浓笑书空作唐字。”元朝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第三折:“可喜娘的脸儿百媚生,兀的不引了人魂灵!”明朝孙仁孺《东郭记》第十一出:“俊娇娘,如何不教人儿想。”其他如杜丽娘、杜十娘、宛娘、红娘的“娘”,亦皆为此义。今宁波方言管女孩为“小娘”,“娘”字犹存古义;日本汉字“娘”仍用作少女之称,而非母亲,并其证。而当母亲讲的“娘”,古代本作“女襄”(因简化字后“女襄”与娘字合并,因而“女襄”算作繁体),“女襄”与“娘”原是两个不同的字,《玉篇·女部》:“女襄,母也。娘,少女之号。”《广韵·阳韵》:“女襄,母称。娘,少女之号。”故“爷娘”本作“爷娘”或“耶娘”,如古乐府《木兰诗》:“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唐朝杜甫《兵车行》:“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女襄”“娘”二字在敦煌写本中已见混用,后世则多以“女襄”为“娘”;加上“娘”的少女、姑娘义现在已不单独使用,只在“渔娘”、“新娘”等词中还保存年轻女子义,所以一般人见“娘”即认“母”,这正是造成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娘”字费解、误解的原因。清朝人王有光《吴下谚联》卷二“天要落雨娘要嫁人”条云:“天,纯阳无阴,要落雨则阳之求阴也;娘,孤阴无阳,要嫁人则阴之求阳也。如矢赴的,如浆点腐,其理如是,其势如是。”这段文字从阴阳角度阐释了“天要落雨娘要嫁人”的“道理”。王氏虽然未言及“娘”的词义(也许他认为其义自明,根本无须解释),但从“娘,孤阴无阳”的说解看,他显然是把“娘”当作未婚女子的;如果是已婚的“母亲”,则不能说“孤阴无阳”了。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姑娘嫁人合乎天理人道,是人类社会的必然规律;而“天要下雨”则是自然界的必然规律。正是基于这种逻辑上的相似点,人们把两者合在一起,使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成为一句很有表现力的民间俗语。故事讲完了,还算是美满结局,对于今后使用此成语也无大碍。既然许多事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就顺其自然吧!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10月12日,16:22  星期一  不会穿衣服了
怠。燃支烟。
忙碌中寻片刻空白,
情绪在烟雾吞吞吐吐间悄悄酝酿,
我还学会了吸水烟筒,将酝酿进一步对人隐藏。
物是人非,三年更甚,
既不去做那自由来去忽高忽低的穿梭机,
就做棵立根原在破岩中的......海南椰子树,
十级台风催不垮,坚韧,顽强,甜在心,
在心......谁在我心,我又在谁心?
多年,都还好吗?

[作者:天羽时贞 日记本:悲恋湖 修改]

2020年10月11日,19:27  星期日  吃早餐
                换了一家早点铺吃早点!
  今年我们算是连续第三年来琼海啦,昨天女儿带我们新去了一家老广的早茶餐厅吃早点,和我们长去的老爹茶餐厅比他家就餐的人更多,我感觉卖的东西并不比老爹家好,为什么会这么多人呢?结果女儿告诉我说因为他家东西便宜(老爹家吃一餐至少也得50元以上,他家就只花一半的钱)。不过对于这儿的早点我们并不太感兴趣(根我们老家贵阳相比无论是味道还是品种那都差多了)。在万泉河边的利比亚小区菜场还有一处有许多东北人在那里经营的一个专卖早点的大棚,后来经过几次改造,已经很正规啦,每天只卖早晨,以面食为主,适合北方人口味,我们有时也到哪去吃。北方人的东西相比之下就更实惠多了。
   近日我在网上时常看到,今年将是六十年最冷的冬天!我半信半疑。不过国家气象局都官方宣布了,所以请做好御寒准备吧。这时候我又看到:如果按照专家所预测的那个样,那么肯定将是会更冷喽,不然他也不会说是60年以来之最冷的。今年确实冷空气来的比较早,在大街上都能看到有人穿棉袄了,由此可见整体的气温还是有着大幅度的下降,所以说有理由相信还是比较冷的!
     这可能这就是拉尼娜现象吧!气温持续性出现异常变冷,时间往往持续半年左右。从当前时间起算,那么至少要到2021年春季,如此漫长的冬季肯定是会让人感觉到冬天的寒冷。要知道对于2008年冬季持续性低温进行了数据统计,真的是让人为之咋舌!不仅仅是对交通、电力运输、正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和损失,更多的造成了经济损失超过1500多亿。回想2008年冬季那是下了不少场暴雪,印象当中几乎每天都是白雪皑皑。那时候我们已经住在欣歆园啦,是又停电又停水,蔬菜水果更是难得喽,好在还是靠儿女们关心我们,度过了那难忘的寒冷冬天啊!上下学几乎都是寸步难行,我们的退休老科长不幸摔了一跤至今也没好利索,花了不少的钱也受了不少罪呀!并且有的学校后来也是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了暂时的停课安排,经历了2008年的那场大雪,真的是让人难以忘怀哩!如今我们搬到了海南过冬,寒冷的冬天感觉离我们较远了,可是我们的儿孙和亲戚朋友还得在老家贵阳过冬,但愿寒冷的冬天别给他们的生活带来麻烦,希望他们能平安健康的度过这寒冷的冬天。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10月9日,0:22  星期五  晴
这几日的睡眠又不好了,夜晚很难入睡。躺在床上翻看手机,来到了追梦人,看到了以前写的日记,不由得感叹万千,只要肯写,每个人都有当作家的潜质,不是吗?
 
这是那篇以前写的日记,是不是写的不错?
 

午夜,微凉的风吹过,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要给我买栋别墅,我们一起去看房子。后来,我说,我想要大海边上的别墅,于是,我真的拥有了一栋临海的带有一个大花园的别墅。开心的我咧嘴笑个不停。
 
    凌晨,风声把我吵醒,我又回忆起做的一个梦。一窝老鼠仔居然在我挂着的牛仔裤裤兜里,浑身光秃秃的没长一根毛,吱吱乱叫着。于是,我尖叫着挥起竹条,拼命的想去消灭它们。老鼠的爸妈听见了叫喊声,跑了出来,躲在墙角边,哀怨的叫着,想过来救它们的孩子……黑夜默默滑过,天边开始放白,躺在床上回味着做过的梦,有些不知所措。风在吹,渐渐的我又睡着了,白色的窗帘,轻轻的飘起来。
 
    记得中秋夜,我在午夜惊醒,蓦然瞥见绝美的月光,清晰可见嫦娥奔月。这才过了两天,月亮就被乌云遮挡,从天空中淅淅沥沥、断断续续落下了嫦娥的泪。原来幸福,总是来的太短,走的太快。 
 
    秋天,真的来了,阳光终日短缺,潮湿的雨天空气浑浊,阴沉沉的。昨天,把夏天美丽的花裙子收拾起来,换上了厚重的牛仔裤,才发现,衣柜里的春装,太多的以黑色为主,色彩单调,款式单一。看来,我该为冷秋添置些亮丽的衣装了。就像要给自己换上一个好心情,微笑着快乐起来。有人说,等待浪漫的,也是漫长的。在数个等待的夜晚也许少年也会熬成白头,我时常会告诉自己。看不到花朵绽放时的艳丽,然而却不会错过,花瓣飘落时在风中悠扬飞舞的浪漫。就如那年,在wd看落英缤纷。一直很奇怪,这么多年来,那么多机会可以去赏樱观花,硬是等到要你去陪我第一次去观赏。这是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老天要我刻意的等待?不得而知。于是,我站在窗前,看细雨在秋天飞舞,静静地聆听着雨声,微笑。我知道,花开雪飘的惊喜,你一定能让我听见。
 
   天要暗了,最后一道夕阳的余光即将消逝,最深的黑夜即将过去,你看,太阳就要出来了。

[作者:小楼听雨醉情愁 日记本:花开富贵 修改]

2020年10月8日,21:7  星期四  开启慢生活
                 故地重游大印经典花园
  我们来到琼海已经五六天啦!可女儿用“小宝马”带我们坐车出去昨天是第一次,去国美家电大卖场(楼下楼上两层,各种家电应有尽有,各种牌子和样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但一看标出的价目表,和网上的要差一千多元,此时的我方才明白原来网价格上比实体店的价格差这么多,因此难怪人们都在网上购物呢!原本女儿花八百多元已经在网上定了一台新飞电冰箱的,是我想着过节期间可能在实体店买海尔的也有优惠,就让她把定的退了!可此时又追悔莫及啦。最后才下决心在网上购买啦。女儿说的我也不得不承认,实体店的运行成本开支肯定远比网店要多,因为门面租金人工成本等各方面的开支肯定不少,因此都要加在商品价格上,只可惜这个观点我如今才明白。因此,今后能在网上买的就绝对不在实体店买了。唉,这次电冰箱明天就能到啦,但愿别再出什么问题啦!
  今天是寒露节,秋分过后,这是秋季的倒数第二个节气,天文意义上意味着秋季已经来到后期,秋寒气候明显。你可能已经发现了,该节气和白露节气就差一个字,但白鹿是秋老虎刚刚结束,是夏秋过渡节气。而寒露是天气要变冷了,早晚温差大,容易着凉!一句话就是一天更比一天凉啦!也许还有几天小阳春天气,也就是严寒冬天即将来临之前的几天暖阳天气。
  今天女儿问我们想到哪里去,后来她说:“修了半年多的门口这条路,我们还没走过今天我们就体验体验吧。慢工出细活嘛,这条路修的和外边主干道银海路一样,肯定没少花钱呀!小宝马在上面跑得很稳,吹着不冷的凉风感觉挺舒服的,我们来到大印小区(去年底因为闹新冠小区就不准外人进了)我们已经大半年没进去过了。今天进去后感觉里边很冷清,看样子北方的候鸟还得过些日子才到了。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10月7日,22:47  星期三  晴
治面瘫的医生说我的病:熬夜是病根!免疫力低下是绝对不可以熬夜的
嗯,系统狼的医生也是多次警告我,不要熬夜
 
然而每一次决心早睡
每次总是
 
困得不愿睡
穷得睡不着
 

然而这种情况下,我居然很想买房!!!
哈哈,我可能疯了

[作者:雨色天空 日记本:神经质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