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1日,14:9  星期日  她去伊利亚啦
            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   
  自从前天(八号)女儿的车因乱停车,被扣到交警大队啦,她从上午到下午,整整一天为了把被扣的电动三轮弄出来,花了五百四十五元,最后才总算弄出来,该存放被没收的车辆有很多(估计有几千辆),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后她可更加小心了!这更加证明那句老话一点不错啊:十年怕井绳啦。今天早晨她六点起床六点半出发就去了伊利亚菜场买回来早点和蔬菜,为的是怕又遇见警察,因为,警察还没上班呐!因为我担心又不能上传发表啦 还算好这回没有嫌我动手太快了,这回一次成功发表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4月11日,13:47  星期日  晴
昨晚梦遗,是清晨的时候发现右手压在敏感的地方,醒来清醒的有了强烈的快感并且清醒的射j。尴尬的很。胡乱去卫生间冲洗。生怕妻子发现。一时找不到新的内裤。只好穿一件沙滩裤。重新回到床上。身体一天天不如以前。年纪大了,一切都在改变,是的都在改变。
梦很多,可能每个人都有做梦,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而已吧。又梦见父亲和一帮朋友酗酒醉醺醺的我去找到他接他回家并且准备跟那一桌的酒鬼吵架。
父亲是个很固执的人,七十多了,什么都不用咨询我。上医院,找医生,拿化验单咨询医生。我跟他提的建议甚至遭到他的驳斥。在母亲面前他是个不知关怀妻子不知如何经营家庭的大男人,在孩子面前他是个从不听取别人意见的不是个温和的父亲。啥都自己做主。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使他和子女之间隔得很远。至少我认为是这样。有一次听见岳父在电话里对着小女儿说“你怎么都不打电话给我了…”那刻,我感觉到,正常的父母子女之间的相处应该是这样的,正常的中国式的亲情的相处应该如此。有种需要和被需要的家庭关系应该是很幸福的事。
  而我们家,恰恰缺乏的就是这个。我认为这种互相没有需要感的关系存在影响着整个人的心路性格,会变得自私,没有亲情观念,冷漠,狭隘。

[作者:人到中年往事如烟 日记本:情难自控 修改]

2021年4月11日,13:6  星期日  晴

  韩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第4次流行"开始的情况下,11日新增确诊患者人数达到了600人左右。首尔214人与前一天相比有所增加,据统计,连续三天达到600人左右。
  还以为开始打疫苗了,疫情应该缓和,反而加重了。人算不如天算。明年应该会好些,等待了。
  孩子前两周在学校上课,明天在家上网课一周,然后再去学校上课两周。也还不错了,至少恢复一部分正常学习生活了。

[作者:塞里木 日记本:嫁到韩国 修改]

2021年4月10日,21:41  星期六  晴
唉,周末又出去了。
 
主要是为了能够当面传达一下关于肾病的治疗,这样才不至于失礼,也比较顺畅能够交流。可是这个朋友在人前总是尽量表现得冷静和沉着,我有时候也为他累。我知道他妻子很坚强,不过人总是有累的时候,他的疲劳也令她疲劳,无法分担真的让我比较难过,但这也正是作为朋友的局限了,我们也无法越俎代庖。
 
那个撞我的日本人果然没有再回话,我其实也不打算逼他付额外的钱,但我也不稀罕他利用我的保险来给我付我的医药费。钱还是会跟他要的,但如果他不给我,我就去找律师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问候过我的身体一次,这样的人,我不觉得自己需要怜悯什么。虽然最坏的结果是两个人都花很多钱,但就算那样也是无可奈何的,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工作很明显地懈怠了。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主要是睡眠的问题。我在想我是不是甲状腺又出现了问题,但是这微妙的感觉又让我觉得是不是我吃味精吃太多了。浑身难受的感觉,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其实我早上醒的很早,问题只是我醒来又睡回笼觉,最后非要不得不起床了才起来而已。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21年-活出真自我 修改]

2021年4月10日,15:40  星期六  云南安然居
              女儿违章停车被罚   
  昨天女儿因为乱停车被罚一百元因为有行车执照(借别人执照扣两分)给别人三百元再加上上下午打的和坐摩的的钱花了一百五十元总共花了五百四十五元。最后女儿说了一句:舍财免灾!是啊数年来女儿行车够小心的啦可谁能预料这几天管的特别严特别是社会秩序管的特别严!遇上了认倒霉了吧~~~ 写完之后就忘记发到网上啦!今天躺在床上时间太长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4月9日,23:3  星期五  晴
发烧到39度,口服抗生素已经没了作用,体温迟迟降不下来,怕自己在家烧死,硬撑着收拾住院的东西,清理厨房、倒垃圾,开车去医院。发热门诊抽血、隔离,到办了住院,躺在病床上,已经是下午。医生迅速开了针,护士给倒了水,三瓶液体打进血管,两杯凉白开下肚,起床8、9个小时,第一次排尿。
住院七天,有五天是瘫在床上。除了上厕所、洗漱、吃饭,就是躺着。也想起来走走,但是走不了几步就满头是汗。护士每个小时过来看我一眼,有没有昏过去、有没有跌落床。
父母每天都要跟我视频,那时候我是有精神的,是一天天变好的。其实全身都是疼的,疼到医生怀疑我生了癌。再加上一些化验指标不太争气,有几次,感觉天塌了。
突然想起来有人说,不结婚会孤独终老。其实走的时候,谁都是一个人走的,没见过谁会手拉手走。孤独又如何呢?总是在活着。陪伴这种东西,我已经没有很久了,现在好像,也不太需要。

[作者:三年 日记本:NEW LIFE558 修改]

2021年4月8日,16:45  星期四  晴
     对于妻子我是内疚的,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我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她至今对我将信将疑,没有完全信赖于我,我知道她的内心曾经崩溃过。我知道她有对她妹妹说起所有关于我的私事。妹妹对我是有看法的。只是表面上和我应付一下。事实,有些事情,和我是互相回避的。比如她和妻子在视频聊天的时候,我赶紧起身去别的房间,从不打招呼。她也从不提起我。
   过去的一些不愉快,不想回忆。人的脑子可惜不能重新格式一下。如果可以。我就只想停留在十五岁之前的那段在老家的岁月。虽然经常遭受酗酒父亲的严厉鞭打体罚,但那是一段真正没有忧愁的日子,有些很多很多同学玩伴,我的个性在自由发挥,从未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十五岁是个分水岭,因为举家乔迁,到一个素不相识的新城。父母缺少的关心。青春期整个在不知名的迷茫中度过,什么都靠自己摸索,猜想,煎熬,焦虑。以至于,一直有自卑心理在作祟。在陌生的环境中,没有真心的伙伴,要重新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子,不知怎么与人相处。造就了一些性格上的缺陷。也有母亲家族的遗传因素在其中。多多少少都免不了一些瓜葛的作用。

[作者:人到中年往事如烟 日记本:情难自控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