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9日,10:26  星期四  盼望明天好天
              老伴明天可以出院了!
  老伴明天可以出院了!上个月25号入院到明天可是半个月啦,也该出院了。可是医院出院证明怎么写是什么病呢?回想我多年前住贵阳医学院的光景,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我在今天只盼明天安全到家就安心了~~~ 唉总算盼到这天啦!差不多半个月了,天天盼总算要出院啦!谢天谢地谢老菩萨,总算要出院啦!这些天累坏了女儿和儿子,多亏了他们的辛劳!没有儿女的孝心到了老年可真不行啊......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9月8日,11:42  星期三  晴

开学季。这几天办公室里的话题都是高考成绩,985,211。好像盛产学霸。有个孩子刚上高中排名全市第十二名的同事却不动声色,说,很一般。我并不觉得他谦虚。
 
每每这种时刻我就不参与谈论了。小姑娘好像是我最成功的作品,却不是世人眼中的优秀作品。她上二本学校,虽然这个暑假已在建筑设计公司实习,参与旧楼加装电梯的工程,已经能独立出施工图纸了。大一的孩子,能独当一面,我很满意。但她绝不是世人眼中的成功,不能在这样的场合里提及,仿佛是个失败的残次品。我对她满意是我的要求太低,我对她不满意是我不够宽容。我不喜欢我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作者:六一一 日记本:匿世界 修改]

2021年9月7日,14:30  星期二  午后下点小雨
             白露节才过,中秋也快到了!
  昨天是白露节,俺当地习俗要吃三样(核桃、梨子、栗子)因为家里这三样都有也常吃,就不算什么啦。只不过老伴的病也大有好转,昨夜也没再发烧了!估计离出院也没好久了。应该出院了~~~我们的钱也花不少了,可到今天还是不确定是何原因?在我看来有时候西医看病全靠各种检测设备和化验结果,离开这些她们也确实无计可施?当然还有一样脊椎穿刺来化验,和也没找出原因来?我倒她老人家受这份罪受这份罪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9月7日,1:16  星期二  晴

周日下午,终于下定决心去拔牙。提前和医院预约好时间,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料测量血压时测了两次,都说我血压高了。让我改天再来。年年体检,我的血压都正常。三月时打疫苗时测量血压,我也没问题的呀。周日晚作了多种设想及打算,譬如说不熬夜,不生气,不大鱼大肉,多运动什么的。
 
今日和医院约了时间,请了假,过去再测血压,是正常的。那么周日晚的想法,可以统统不作数了。
 
拔牙的过程其实不算漫长。但是我紧张。从小惧怕看牙医,说是童年阴影都不为过。没有计算从始至终的时间,只记得麻药打了两次,还能有眼泪从眼角滑下,小护士贴心地帮我擦去,眼神里有同情的成分。
 
我有不舍吗?不,我没有。这颗与我共生的智齿,已折磨了我数十年。终于说再见,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这分明也是颗巨大的肉刺,深深地刺在口腔里面,当医生把这颗巨大的肉刺拔走时,感觉神经牵扯到了脑部。我知道这疼痛是我想象出来的,麻药打了两次,医生说我最多是有感觉,而不是痛觉。我想告诉医生我还有幻觉,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可能都是麻药的原因。
 
在微信里和姐说了,也和小姑娘说了,她们都曾拔智齿。她们安慰我说不疼的,不怕,一两天就好。这些细微感受,能说的,愿听的,只有至亲的人了吧。

[作者:六一一 日记本:匿世界 修改]

2021年9月6日,8:49  星期一  小黑睡书桌上
               新的一周开始了
  这是九月份一周又开始了!距网上说这个九月份是凶多吉少呀!大概是指世界各国而言但愿我们国籍平安就好!我们国内也有不少地方灾害不少了!说到我们家老伴住院快半个月啦,光是住院费就交啦两万多了老伴快点好吧~~~说来也真神啦!昨天小孙女和小凯去庙里祈求神佛保佑,我有点不信!可居然昨晚夜里没发烧了!真是让我不得不信啦!!!哈哈如果从此老伴的病就好了谢天谢地了谢神灵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9月5日,9:43  星期日  晴天有云
                  病因不明啊?
  昨日夜间还是发烧(三十八度多啦)真是麻烦啊!病因找不到真是麻烦啊!昨天小孙女总算在病房里见到了她姥姥啦!而且说她姥姥精神很好,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可就是还在发烧?还是病因未找到因此这最根本的问题尚未解决?今天是礼拜天,小孙女和她男朋友到庙里给她姥姥的病去庙里祈福去啦!可我觉得不用到庙里就在自己家里供奉的菩萨香炉里烧三根香就行了嘛......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9月5日,2:8  星期日  晴

有颗智齿时不时疼痛。为此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吃太过上火的东西。一上火,牙肉就会肿,那颗智齿就会疼痛,尤其是吃东西时不小心碰到。疼痛并不尖锐,却持久,分分秒秒,连带着牙床、腮帮和大脑的神经一起疼痛。为此我无数次想去拔掉,这颗除了带给我长久的疼痛却从来没有益处的智齿。但听说疼痛时不可以拔,不疼痛时又不记得曾经的疼痛,一直拖着,不愿面对,直至下一次疼痛。
 
像极了人与人之间的某段温吞的无益的关系。当断,难断。应舍,难舍。

[作者:六一一 日记本:匿世界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