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8日,13:19  星期一  晴
以前的电脑 屏幕很小,追梦人的界面正好能把它塞得满满的,写日记的时候,还要小心的遮一下,生怕别人看到了。记得有一次,一不小心关了界面,日记写了一半,又不想发表,于是乎,便很失落,没想到第二次上课的时候,打开网站,发现日记居然自己还暂存在那个日记的页面,当时觉得好神奇啊。觉得网站的制作者真是太棒了。
 
后来发现下面还可以把日记本发送到邮箱 ,那个时候,小心的输入自己的QQ邮箱 ,然后把日记发送到邮箱 ,当时觉得真的是超级好用。
 
想想这么多年,自己真的没什么成就,每一个阶段都觉得前一个阶段的自己特别幼稚,觉得不堪回首。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又会觉得今天的自己做得不够好吧。
 
做着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没有那么多本领的自己,在别人眼中微小的我,是我家两孩子的天,是她们的保护伞,她说只要我在身边,就特别有安全感。
 
其实,我也一样,我感觉她们才是我的盔甲,让我看到什么也不害怕,也不胆怯。
 
应该这里暂时没有新注册的会员吧。刚开始工作的我,好像没那么多精力去关心别人的生活。
 
希望未来的日子里,天天开心。
 
这么困难的两年我都过来了,孩子慢慢大了,未来的日子,我一定会过得更好。加油,未来一定会更好的。
 
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好好休息,少玩手机,向陆老看齐。、
 
希望在多年以后还能在这里写日记,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都是能这里发表自己的心情。

[作者:胆小玫瑰 日记本:一切安好 修改]

2020年9月28日,9:36  星期一  晴

——“送你四个字随遇而安”
——“我的身体让我不安呀?”
——“那就安于不安。”

[作者: 草莓妍妍 日记本:浮云冷月优游记 修改]

2020年9月24日,22:53  星期四  晴
预约了10月底的身体检查,但是医院还未打电话来确认,目前也只好等。打疫苗和甲状腺复查要11月份才能做,所以目前只要专心把牙拔了就好。因为拔牙之后有好几天不能吃东西,况且是要拔掉两边的俩,所以得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还得请数个病假。
 
本来打算10月份出去耍,看了下北海道租车太贵了,巴士到9月份也停了,租个5天的车打六五折之后竟然还要三万日元,也就是说一个小破车一天原价要人民币650块,这是抢钱吧?算了算了。再看了下四国和九州小岛,发现实际上自己兴趣寥寥。虽说是GOTO特价一切六五折不去白不去,不过真的是……再说吧。
 
突然发现老陆从9月15以后就没有发日记,有点担心他或者他家人的身体状况。希望只是度假去了暂时没有网。
 
最近先抓身体锻炼,然后是学习。如果在家里就很难长时间集中精神,需要去外面才能够专注一件事做超过一个小时。因为带着的手环有静坐一小时就提醒的功能,令我发现了这个差别。究竟该改善自己在家里的工作环境,还是应该多出去呢?这一点有点苦恼。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20年-抬头往前走 修改]

2020年9月21日,12:50  星期一  阵雨
   前几天忽然流鼻涕了,难受,一整天手里拿着纸巾,我都忘了有多少个年头没这样过了。想着,捱一捱就好了,后来到了傍晚感觉鼻子呼出来的是热气!我有点担心不会发烧了吧?赶紧弄两盒甘和茶煲水喝。
   再后来发觉我的脖子右侧用手指戳戳都会痛,晚饭也不想吃了,先生问你不吃?我说不舒服。他放下碗:带你去看医生!吊一瓶水就好了。吓得我直嘟哝:动不动就要人家吃药,动不动就要人家打针。走在前面的先生听到了,回过头来笑着说:那,吃药,不打针总可以了吧? 我学《卧底归来》宝玉的招牌动作侧着头点一下:这个可以考虑!  然后医生给开了两天的药,我偷偷把白色的药片扔了,只吃有胶囊的,还有个口服液,再然后我就好得七七八八了,又活蹦乱跳了。
   那天和几个姐妹去Eiffel艾菲尔厂家看包箱,疫情影响也是够呛,出不了口,趁着中秋国庆双节活动,买了个行李箱给先生,我自己败了两个包包,可斜挎的带子太长了,然后展厅营销员就告诉我们:出口的都是按外国人身高制作的,我们国内的人背自然就显过长了。其中一个姐妹发话了:意思是我们矮喽! 我想让营销员帮我们把背带重新做成适合我们用的,就打圆场说不要为难小妹妹啦,人家规格如此嘛。旁边的另一个营销员走过来说,修改要收取费用的,因为产品本身就是这么长的,但是最后那个小妹妹并没有收取任何费用,还挺会做生意的,有两把刷子!懂得舍小钱来大钱的道理。过了两天安排一个姐妹去取,昨晚拿回来了,先生给我来一句:你怎么拿了条狗链子回来了?哈哈,我要笑死在玉屏街上。

[作者:137huang 日记本:2020年 修改]

2020年9月21日,8:13  星期一  暴雨转晴
    转眼又过了好几个月,心境又变换了挺多。
    因为离婚条件双方都僵持不下,所以一直都拖着。说不上愤怒,也说不上很平静,自己头脑中很理智的想着各种可能性,以及自己需要用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才能算是正常的走下去。
    暑假过后,就把孩子接回深圳,自己带着。细细想过,也许这段日子才算得上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带孩子没有别人想像中的那么辛苦,也没有电视剧那样的母慈子孝,每天就像上了发条一般的做着该做的事而矣。
    心理学继续在学着,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回复留言实习阶段,其实网上的课程有一次没一次的断断续续的听。以前一个年长的师兄跟我说,心理学不要学太多,容易看清人生反而会觉得没有什么乐趣。的确,有时候看着那些留言,每个人的烦恼,那么相似,那么无奈。很多问题,你根本没有解决的方法,唯有改变心态才能熬过去。就像现在的我的处境。
    很多人都安慰我,告诉我离开一个错误,会遇到更好的。其实我已经不再有什么期待爱情,什么另一个人,或者什么新生活。我的目标就是心中毫无波澜的活着。
    猫哥说得对,没有什么绝地反击,更没有什么雨后彩虹,没有最糟只有更糟。唯一能做的就是平静的等待着生命自然的终止的那一刻。不恐惧,不后悔,不难过,不期待。
 
    今天两点多被儿子呼唤声叫醒,然后就再没有睡着,索性四点半起床出门跑步。刚开跑就下起雨来,但是丝毫没想停,很久没有运动,说不上是强迫自己,就是觉得应该继续下去,尽量不去思考什么。十几分钟的时候就非常想停下来,但是一路细雨觉得应该不会很热。跑着跑着雨渐大,还是停不下来。脑子里回想着那些大雨里的奔跑,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布。
    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继续?有些事情看不到结果还是要继续?那为什么要结束?结束就一定是止损吗?已经全身湿透,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有区别吗?
    最终雷电闪烁,内心还是会有害怕,完成任务回家。
 
    现在越发不想强迫自己,不想说话便不说。
    不想跑步便不跑。
    不想做任何事情,就混吃等死。
    把日子过得一滩死水般。

[作者:sarablue 日记本: My new world 修改]

2020年9月20日,23:47  星期日  有雨

文德表哥喊去陪几位长辈喝早茶。我最年轻,却来得最迟。推说起晚了,下雨。虽然没人怪罪,自已觉得不太好意思。
 
虹表妹定居美国多年。听说在市中心开了一家大型的商店,投资颇大,受新冠影响,想要转让。又听说买了九十亩农田,当起了农场主,种植瓜果蔬菜供应当地超市。舅父从手机里翻出许多照片让我们看,两个外孙女,农场,植物,窗子外面有小鹿造访。
 
舅母的颈椎增生。文德表哥向舅母讲述一些病理及治疗方法。仿佛老年养生讲座。言辞生动,那么枯燥的话题被他说得很是有趣。我也专心听了好一会儿。

[作者:六一一 日记本:匿世界 修改]

2020年9月19日,12:7  星期六  晴
去检查了甲状腺,一切分泌正常,已经停止服用甲状腺素大半年的我,放下心来。医生让2个月后再去验血一次,只为了检测桥本病的指标是否还是阳性。他说我最初的结果是阴性的,但后期变成阳性,一个可能性是暂时性的提高,另一个可能是被甲状腺炎诱发了,两个月后再去测一次,一来确认甲状腺素还是平稳,二来确认桥本病的状况。医生认为就算是阳性也不用太担心,桥本病这东西其实就是自己身体在攻击甲状腺,只要最后分泌的甲状腺素还是正常就不用治疗的。
 
然后就预定今年的身体检查。因为去年检查了妇科,今年需要比较彻底地检查其他部分,所以最后决定在新宿专门做体检的体检中心进行。那个地方曾经是自己天天上班的地方,很怀念那段燃烧的日子。如果我不是自己太蠢笨,大概这份工作还能再做一阵子。不过一切因祸得福,工资翻了一倍,知道自己当初回到日本卖的太便宜,现在并没有抱怨。只是和之前的同事还有见面,而后发现竟然还有人额外对我有企图,真不懂那个企业里的人都在想什么。
 
身体检查就算预约估计也要12月份才能进行,10到11月想把两颗智齿拔了。11月份把流感的疫苗打了,12月份把牙洗干净。不在日本半年,堆积了很多身体健康管理方面的事,剩下的几个月慢慢清理。
 
最近做事没什么效率,既然不是因为甲状腺,就得从别的地方找原因。主要的原因还是睡得不好,早上起不来。已经不是睡觉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是质量的问题。有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香港那个破房子里竟然睡得最好。莫非真的是因为室友比较正气的缘故吗?不过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借口,每天减少滑手机看片片的时间,估计是重新找回生活节奏的办法。
 
不只是手抖,最近还发现自己额角秃头。。。年龄大了真是没办法。幸好我不是男的,长头发没那么明显,不过觉得男人到了40这样秃头也真的是压力很大。女人秃头也是一样的。我绝对是体内哪里出了问题了吧。
 
这个问题大概就叫做衰老吧。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20年-抬头往前走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