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31日,20:23  星期三  室温升30度
             北门市场老爸茶楼吃早点
  今天凌晨五点多老伴就醒啦,原因是昨晚没看电视就早早的上床睡觉啦,真是早熟早起啦!老伴就跟女儿说:咱们今天早晨到外边去吃早点吧!女儿听到老妈这样说自然欣然同意。但是到北门市场你还是去伊利亚大菜场呢?我是觉得北门比伊莉雅要好一些!但价钱要高一些。就这样。我们就到了很不错的老爸茶楼(算是北门一带较为高档的茶楼)但每餐吃下来每顿总少不了都要五六十元平常都是女儿用手机支付,我不问也不知道,但说起来总比新开张的风华早点参观还要便宜(而且味道又不好吃)我们走出来时说以后绝对不会来这家啦。回想起来捞到海南也快有四个年头啦,(当然每年只是半年观景)可是怎么说也有不少的日子啦。到如今毕竟南北有别,在饮食方面至今还是吃不惯,唯有这儿不怎么吃辣椒还算适合我们口味!唉,那有那适合我们心意的。慢慢恶妇吧。应当说来到海南是来享福的,可也不可能事事如意吧,还是半顺心的吧......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31日,16:23  星期三  晴
我给老婆说:“进猪苗”了,马上戒烟了。 于是我买了包70元的“软中华”,抽完这烟就戒烟了吧。 比较搞猪场建设压力太大了的,现在应该没那么大的压力了的。 
 
到买烟,我说买包中华, 老板说来一包“硬中华”,我说来包“软中华”,老板对我看了看。。。。呵呵
 
抽完这中华烟 我就戒烟了。  good  luck 康龙养殖场!!
2021年3月31日

[作者:陈宏刚 日记本:陈宏刚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30日,17:34  星期二  室温升30度
              老伴折腾了一夜
  昨夜我睡的好好(基本上我不受老伴干扰,今天早晨我才知道)她们娘俩一直到半夜三点才睡觉,可是刚刚睡下,她老妈又用手抠我女儿,没办法问她做什么回答是“我睡不着”她也不想想女儿白天忙了一整天,人家也要休息一会儿呀!后来直到五点女儿才在外边长沙发上睡了一会儿!就这样过了一夜,早晨哥我给他播放音配像,女儿还问我我们这么折腾您怎么还睡得着呢?我可真佩服您了!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29日,9:29  星期一  晴
   这个周末过得不是很愉快。
   因为家属对我没有和他商量,就擅自和爸妈拿主意,然后又由我爸妈来告诉他这个更改后的主意的操作而感到愤怒。然后晚上我也没睡好,这种战火一直延续到了第二天。反正家属一直都觉得不爽。
   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只要一方不高兴,另一方很难独善其身。虽然说了理由,但对方还是闷闷不乐,最后搞得我也不高兴。
   然后终于从爸妈那回了自己的小窝,当晚就去了健身房。
   运动了四十分钟。出了汗,洗了澡。人也疲惫了。回到家发现生气的精力都消耗了大半,只想躺着。
   所以运动真的是消解情绪的一个办法。不然吃饱了的力气全用在生气上。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所以还是要找途径发泄情绪。

[作者:林淙 日记本:抹香鲸之歌 修改]

2021年3月28日,12:59  星期日  内急拉野屎!
               免费打预防新冠疫苗!
 

    女儿听搞卫生的爱说话的阿姨说,在银海路上一家医院免费打预防新冠疫苗。她叫我女儿带身份证去打,我女儿还要问一问我们八十岁以上的人能不能打?从昨天女儿就再次让我和她老妈吃氯化钾啦,确实我也怕走路不稳,摔倒了可真麻烦啦!我上次住院就是缺钾,这回我真感到双腿发软啦,我和老伴真应当赶紧吃吧!而且她又赶紧在网上给我买带座位的拐棍啦,原来说八十多元, 可以到交钱时就要一百四十多远啦~~~今天这次上传还很顺利!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1年3月28日,3:41  星期日  晴
   刚刚在电脑上看完电影(少年巴比伦),大概看了一下豆瓣的评论,说电影没有书好。感觉都是通病似的,拍出来的东西永远没有书里那个味,那种感,相对我这种要求越来越低的人,个人觉得里面的演员演的算不错了。
   不过为什么今天,现在回写这篇日记了,可能也是因为剧情里的些东西让我想起了些什么吧,比如我也是九十年代下工厂实习的,也在那里工作了一年,接触了些人,知道了不少事,慢慢在成长。。。
   回想起,学的机械,后来分配做了钻工,跟了个年轻的师傅,陪他加班加点工作,然后他当时拿到了过千元的收入,还记得他还给了我三十大元,加上当时的实习工资三十,对个人而言,好像也是比小财,可那时候在工厂里除了被组长欺压,还有主任的恩威并施,包括现在回想起的那些假惺惺,有点好笑,记得有次是庆祝什么,我还屁颠屁颠的找同学去借了录像带,记得还是晚上,车间工人玩一把唱个卡拉OK,大主任还跑来看完大家,并发言了一大段,浪费我们的时间还得给他鼓掌说好。
    后来的一顿闹腾倒唯一记得的是自己唱了首“吻别”,毕竟咱是歌神的粉丝,可惜唱不出那个粤语那个味,玩闹罢了,放松而已。好像没有工厂妹子参与,挺可惜的。
     还有当时已经开始流行笔友写信了,给Q友写,给同学写,还给初恋写,初恋,生日是圣诞节。以前家里的邻居,她的闺房和我睡的那个床就隔一堵墙,像吴倩莲。后来她去广州大学了,回来了时候还约了吃过饭,合过影,可惜一直觉得自己不上镜,丑啊。所以也一直不太喜欢照相。
     当时所在的小组是做汽车曲轴的,卡车的那种。后来独立工作后分到另一个组,小轿车的,可惜这组长更刻薄,更狡猾,我这还不到二十的小年青当时就是白纸一张,被捏着玩呗。还好小组里有个不错的妹子,应该比我大,用现在的话叫小姐姐,可惜当时心思都用在那初恋那了,不然还真可能会发生点什么。可笑的某个插曲:读书的时候英文就不太好,music,居然在信里问初恋是啥意思,也是没办法,当时没有网络,查什么都不方便,问身边这些老粗还是算了吧。唯一能自豪的是当时把个钻头磨的不错,后来还顺手带了两徒弟,还是比我高级的技工学校里的学生。可坑人的是,带出了徒弟,把师傅的窝给端了。惨,笑。。。
    另外想起个事,想道歉,就是前面那个小姐姐,也是钻工,粗加工那种。可能机械这个行业,当时玩车床和钻床的女工不多,就算有也基本上是粗加工,精加工一般都是男性。当时组里有一对夫妻,男的抛光,女的和小姐姐是错班,可能女人容易闹误会,那女的就常常说小姐姐的坏话,当时咱这人也单纯,听多了也和他们一起说小姐姐的不是。其实现在在回想,小姐姐话不多,人也挺孤僻的,厂里没什么朋友吧,偶尔也就是搭两句话那种,反正不如现在这么爽快什么的。我倒是和以前车间些小哥小姐姐什么常常闹腾。。。有些懊悔,不该随便去指责别人,哪怕别人真的有错。。。现在想想,真当小姐姐面,可能也说不了几句话吧,可能已经回不到后来能上网那种脑袋灵活,嘴皮子也顺溜的地步了。那,就希望小姐姐好好的吧。
    那电影和我刚刚参加工作的工厂,能衔接上很多的回忆,一个叫配件厂,一个是糖精厂。都是人多,车间多,工人多。医务室,办公室,车间,收发室,小卖部,澡堂,依然能回想起不少的事。可都过去了,写这些也只是随感而发。
    哦。某次夏天,去小卖部吃的冰棍,把一天的收入都吃没了。毕竟免费的绿豆汤不怎么好喝。

[作者:与云共舞 日记本:点点滴滴的短暂 修改]

2021年3月27日,22:42  星期六  内急拉野屎!
           老啦,没人扶持真不行啊   
    回想这大半辈子, 是越来越离不开人来扶持(伺候)啦!还真不行啊!有这三件事终生难忘喽!一,第一次我内急(大便找不到厕所)结果大便(干大便)半路从裤腿里落在家乐福超市里(因为离厕所不远了)。二,从女儿家赶回保利温泉家中时,也是内急没想到(大便属于流质)结果在大营坡公交车站前(离车站不远处大便拉在裤子里)打电话叫女儿在在路上买裤子在小旅店 厕所换裤子。三,第三次大便拉在长三村的杂草丛中,但站不起来啦女儿扶我起来左腿一软跪倒地上,腿软走路困难了~~~  啊呀!最惨的一次,多亏了女儿帮忙喽!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