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9日,19:54  星期六  女儿五十六岁
                    四年一次的生日
 今天是我女儿四年一遇的生日,幸好昨天我们花了五个小时的时间,跑了好几家手机店总算买到了盼望好久的心仪手机荣耀V30华为新款五G(5G)手机啦。我多日以来一个心愿,也总算是一块石头落地啦!最难得的是,她对这款手机非常喜欢!这使我回想起那年小孙女到北京读书时,她妈妈给他带去一部,当时台湾产的名牌手机,那时她那份快乐的心情,我还记忆犹新。当时我们住在北京的橡树公寓里(她一人睡在长沙发上)她高兴得几乎整夜无眠。如今女儿也对于这荣耀V30热爱的程度不亚于他女儿的程度啊,当然我后来还是一再催他睡觉才勉强陪她老妈睡下啦.....。可见手机的魔力啦,今天白天她一人开小宝马又去了元亨街新华辉手机店,留我和老伴在家。她主要办两件事:一,礼品小音箱我们怎么都搞不响,先小孙女听那据外国话是什么意思?后来又找孙子来帮忙(后悔在店里时为什么不让他们给试一下呢?以后一定要试一下哦)。二,我手机自己稀里糊涂设置了开机“密码”,自己给自己找了麻烦,真是请佛容易送佛难啊!(比喻请人来找理由还算简单,当想请对方离开时理由就很难找了,怎麼说都像是赶人,挺尴尬的。)今天总算学到怎么取消开机密码了,我老头子的手机又没什么秘密,有什么可锁的呢。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8日,20:53  星期五  女儿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
   今天上午十一点半出发,走小路到红色娘子军站先到元亨街中国电信手机店询问华为专卖店的地址去买荣耀V30手机,得到答复是荣耀只能在网上购买,专卖店都没有,后来我又到售后服务部打听,得到的回答是到元亨街有一家体验店,我们去了几家店没找到,最后女儿又要打道回府去到网上买,此时,就在女儿停车的地方有一家叫新华辉的手机卖场,结果就有而且品种还不少。价格各有不同,我们最先选定3800元的一种后来营业员小潘说这款已经降了一次价啦,后来小潘又带我们看(小孙女介绍我们的一种)价格还比这款贵一些,而且尺寸还小一点,我们还是选定最初看的那种荣耀V30能否再降一点价,说来说去最后还是省了四百五十元,最终以3450元买了下来。看起来比在网上买省了一点,这不能不说是女儿的本事了!但是赠送给我们的小木刻音响因为没说明书,而且读出来的是英语,也弄不清是什么含义(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唉,我们是学俄语,英语只会拜拜啦!分别电话里请教了孙子和孙女,也还没解决问题,也许是音响本身有问题吧?唉只好明天再请女儿辛苦一趟吧.....。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7日,19:50  星期四  琼海再次理发
                 算是金玉良言吧!
  今天算是疫情发生后女儿第二次开小宝马去到郊区了,第一次只是在郊区周围转转而已。这一次说好要去北门市场,看看理发店开门没有(街口那家理发店还没开门),唉,只好到那几家大理发店(门口特有的电动转动招牌啦)里边都有沙发靠椅,但一问第一家不给老年人理发(理发都是三十元,还不洗头)我没好问是什么原因不给老年人理发?到第二家,已经有一个小孩在理,女儿让我再到前面一家看看,何必要等呢,这家门外已经有一男一女在等,那位男的对我说:“这家便宜,25元还给洗头”,他这句话和解我这老头子心意,我所想的就是希望便宜点。女儿说还要等两个人再往前看看别的家吧,此时的我已经下定决心就在这家了。因为便宜女老板还很客气!不一会就让我洗头啦,我还让女儿动员她老妈也来理一理发嘛,但老伴就是不理也没办法。从理发店走出来时我连声说谢谢,女儿说不是师傅给您理的是徒弟理的,我说管他师傅徒弟呢,我觉得里得好就行啦,回到车上还让女儿给我照了像给儿子发过去。
     我看到一段文字,写的很好我就随意给它加上四个字“金玉良言” 是否合适请您参考:人命关天,我们都在一条船上输不得也输不起。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 ;庆幸有方方日记,给人们带来真相和安慰,庆幸有易中天的文字给人们带来力量和勇气,庆幸中国还有方方,还有易中天这样的知识分子。因此“总有一些美好不期而遇,
  关于方方日记作者本人“方方”告诉记者:“其实,有几天看的人太多让我有恐惧感,它在网络上传播得太快了,使得我这种习惯小众阅读的人很不适应。我几乎就不想写了,但我同学和朋友他们仍然鼓励我继续写,一直写到‘封城’解封那天为止。”很多人留言,说每天看了我的武汉日记他们才安心。这真是让我在惊讶之中,也深感荣幸。果真这样,我愿意为他们天天写。”我也准备天天看方方日记和关心易中天所写的武汉情况....。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6日,19:23  星期三  疫情逐渐好转
                古老的说法可信吗?
  再过俩天就是四年一遇的二月二十九啦!也就是我女儿的生日啦!假如没有这场“疫情防控”该多好啊!这只可恶的黑天鹅快点飞走吧!今年女儿生日我们本打算到餐馆里(唉良昌老味就不错)好好吃上一顿呢!一来是,前些天她一人在市人民医院,为她老妈陪床整整七天,每天还要回到博海茗苑家里给我送午饭,有些天她还中午来接我到医院,晚饭后又开电动三轮送我回来,来来回回开四次车,还要千方百计的躲交通警。幸好没碰到交警值班(他们午休和晚上下班时间)主要是金海路管得特别严,银海路就松的多了。    唉,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礼拜,老伴也总算平安回到家来了。当时女儿还想给她哥哥和我孙女说的被我劝阻啦。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呢,不过那段日子我也挺郁闷的。 再回顾一下我女儿出生那天的事儿吧:说来还真不凑巧当晚赶上停电,老伴又说肚子有反应(因为生儿子时反映是从一早晨到两个医院都不收,一直等到半夜三更才生下来,白天可折腾得他妈和我够呛!以此就觉得不会那么快),当时我到处找蜡烛,好不容易找到一小截蜡烛头,点亮就用蜡油沾在小木床的床头上!当时因忙着找担架(隔壁马大夫说单架在吴校长老外婆家呢)我敲老外婆门她说起不了床没办法给我开门!我说我只好跳窗子啦。我那时也管不管三七二十一,从一楼窗子进到屋内拿到担架跑回家中,再去找抬担架时“扬胖”和“王超”两位老师平素和我关系很好,二话没说我们三个人就在夜里在空荡荡的北京路上急步赶往住院部,到医院产科时,因为是半夜三更没费什么时间办手续就直接住进了“待产室”。他们两位还想等看看是男是女?我说明天还要上课,快回学校吧,明天就知道啦!女儿的平安降生要感谢这两位老师啦,唉杨叔叔已去年走啦。到医院后因为当时女儿还没生下来,我就先回趟家一开门就看见到蜡烛头已经把小木床头烧了一块黑圆圈,万幸的是蜡烛还没来得及把木床头点燃!假如木床烧起来,那一排土房就荡然无存啦,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后怕!如果当时女儿当时就生下来啦,我肯定回不了家了,那就危险大啦 !后来学校老师们听说是女儿,都夸我老伴会生(品种齐全)我们家族就是缺女儿,因此对她还很宝贵,可是她的这个出生日四年才遇到一次......。一晃半个世纪过去啦,这个生日我们准备再给女儿买一个手机,唉就不知道银海路上(元横街)上那家店还开门不?另外再把她现在这手机换个屏(200元),还有两天呢.....。
  回到标题上来,我要相信着古老的说啦,最起码虽不中也不远矣嘛“ 中国古老历法一次次证明。瘟疫始于大雪、发于冬至、生于小寒、长于大寒、盛于立春、弱于雨水、衰于惊蜇千百年来,发生在中国的历次瘟疫都是按这个规律始终的。大家坚持宅在家里,到3月5曰(农历二月十二日)就会解出封闭走出户外拥抱太阳、蓝天和大地美丽的风光。凡懂中医先生都会知道这个规律的。我就是盼望三月三日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5日,19:31  星期二  疫情逐渐好转
                 猜谜语八个字
  今天第一次坐着老伴说的“小宝马”我们家三轮车,到附近的郊区(本条街南口)去年我们刚到这里时稻田还是一片枯黄的荒草丛生,可现在看见稻田里一片葱绿,看上去十分养眼,女儿给我们照了一张合影,发给了儿子。我曾见到双季稻从插秧到机器收割,村民从收割机上把稻谷装进口袋里。我们还见到过机器插秧、和无人机给稻田喷洒农药。一句话,我完整的看到稻田从机器插秧到收割稻谷收割入库的全程,都是机器带替了人工劳作。因此联想到大型农场机器耕作也走进了农村.....。
  全国疫情已经逐渐向好发展,小区业主们也似乎兴奋了起来,有一部电动三轮也开始载他老伴开到了小区外边,我也乘机开小宝马开到了近旁的稻田农村(南三屯)去了,女儿还问我要不要活动活动(借人家运动器械活动)我说不下车啦,反而想看看仙寨庙看看有什么活动?一路上我们都看到村寨的路边到处都挂着防疫情的宣传横幅。当然小庙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活动安排了。
  出个谜给大家解解闷:
贾政教子口有才,
红左相伴喜上来。
百色都有却少白,
锅炒仨豆俩在外。
一手搬走炕前火,
二山突出一峰来。
瘦叟出走丙来找,
广林脚下把鬼踩。
(打八个字一句话)答案为:团结一心;抗吉病魔。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4日,19:40  星期一  解大便两次了
             推荐“春花依然盛开”出门戴口罩!
  我从老年文摘上读到一篇《春花依旧盛开》的短文,心有所感冥思苦想这个时候还有春花盛开的心情去赏花吗?武汉大学的樱花是否像往年一样游人如织嘛?龟蛇锁大江的豪情向何处抒情?当我看到如下文字:“庚子年的春节与以往的春节似乎没什么不同,含有福禄寿喜字样的春联,依然在门楣左右对称地做着千家万户的守护神;高悬的红灯笼仿佛是赴了多家酒宴,也依然在小城的半空,呈现着一张张红彤彤的醉脸;噼啪燃响的爆竹也依然给洁白的雪地撒上一层猩红的碎屑,仿佛岁月的梅花早早绽放了。这段文字使我回想起鲁迅的文章但今年的春节又与以往有所不同,拜年串亲戚的少了,聚餐聚会的少了,外出佩戴口罩的人多了,围聚在电视机前关注疫情动态的人多了...........。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外出佩戴口罩,就是对他人和自己最大的关爱,不参加任何形式的聚会,就是为社会做贡献。我们向疫区武汉的每一个居家留守者致敬,同时也友善对待在外省的武汉人,当然每一个在疫情高发期出来的武汉人,因为病毒存在潜伏期,即便您没有症状,也要先期做好个人防护,防患于未然。前年两会白岩松做了一个提案,大意是说如果放纵地域歧视,容易造成一个民族的撕裂。我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时碰见他,说我要给你的提案点个赞。此时万众一心地科学防疫,所有的人都是手足兄弟。我相信病毒这条毒蛇,终究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消灭,春花依然会迎风盛开。但我们未来需要反思的东西太多太多,比如我们是否把野生动物看作人类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我在山里长大,知道它们也有满含着情感潮汐的湿漉漉的眼睛。我们的社会公德心该如何加强,我们对医疗的投入是否有待加大........。
  今天是二月二,由于我们长去的那家理发店没有开门,为了安全起见也没敢在路边摊理发。就在此祝愿二月二,龙抬头,抬走烦恼与忧愁;抬来幸福与满足;抬走苦闷与波折;抬来吉祥与好运!愿瘟疫早日离去,让我们能再回到美丽的大自然中去享受美好的春光!但别忘记出门戴口罩,这是最最重要的.....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0年2月23日,19:58  星期日  大恭干燥难办
                  老年人最怕的一种病
   我爷爷在我童年的时候,他老人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爷爷老年得了神经病(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老年痴呆症吧)?当时家里大人都迷信,认为是鬼神作祟所致 ,四处找附近大仙来家里看“病”说什么的都有,后来爷爷被抓走啦,大概他疯疯癫癫说他是义和团的大师兄。同时隔壁的二爷就没在放回来,我爷爷还是被我八叔接回来的,从此以后他得的“病”好像也就好啦!后来快解放啦 ,爷爷的神经病也就基本上正常了。说起来还是八路军不信鬼神把他的病治好的!另外他还有一个大便干燥毛病,等到我老父亲老年时,是否遗传了这毛病我说不准。没想到,是否也遗传到我身上了, 去年在海南半年都很正常,没想到今年以来,我有几次都犯了大便不通畅的毛病!最初吃了几次香丹清还管用,现在成了我的最大精神负担啦!最初用开塞露还行,可现似乎也不太灵验了?最后总算用两次开塞露,经过一个多小时才解决问题。我不能不重视啦,从今以后,我开始吃药和做女儿教的操还要注意多吃水果蔬菜和适当吃些杂粮,一定要慢慢把肠胃搞通畅。不过女儿说得也没错,我确实也有些心理暗示老怕会被遗传,这也是很可怕的,必须放下包袱,别太在意,注意有的放矢的做好锻炼。也相信定会好起来的。
   今天是二月初一的日子,明天是二月二龙抬头,当地东北人都要买猪头肉不知是什么风俗,但住四楼的老王头老俩口都在外边理发去啦。明天我也想到北门理个发了,就是不知道开门了没有啊?我们也近一个月没出门了,现在虽然疫情还没过去,但是做好防护还是可以出去理个发的。我每天还是在照样运动(每天骑自行车不少于十圈)其他器械运动也没减少.....大恭干燥还是个大问题呀?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