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5日,21:30  星期四  老伴不去聚会
                  读龙应台的散文:目送!
   当下,姨妹的大孙子考进了本省的警察学院,听说是她最喜欢的专业。他奶奶(我姨妹)说:“这学校在本市,学校里又有自己家里人管着,不管着可不行,他自己管不住自己呀,!他在一个学年中,老师没收的手机就有七个之多!(毕业时归还本人啦)”再说还有女儿的闺蜜(张总)儿子考上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也是很理想的啦!我就联想到那年我们送小孙女去北京财经学院(嘉华分院)一个大箱子,别人送她的高级手表,还有手机和我给她买IBM笔记本电脑!唉,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到月底各个大学也都要接待新生啦!我想坐飞机的坐高铁的但绝对没有像龙应台爸爸那样的,当然时代不同啦她,他们属于幸福的一代啊.....
  我喜欢龙应台的小说和散文,在海南买了一本她的小说名字是《天长地久》,这回我倒想再借本《目送》看一看,今天只是转帖了《目送》一段: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我的落寞,仿佛和另一个背影有关。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我看着他的小货车小心地倒车,然后噗噗驶出巷口,留下一团黑烟。直到车子转弯看不见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口皮箱旁。个礼拜到医院去看他,是十几年后的时光了。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我总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机场。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么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公尺。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文章中“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深刻呀!不必追。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8月15日,13:54  星期四  晴
发现自己买了一栋无法退税的房子,这是一年4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2.6万的损失。不过并不觉得十分愤怒,只觉得要这样就这样吧,我可以早一点还款。
 
手上并没有太多的现金,所以还需要整合一下看怎样提前还款最有效率。正如日本朋友所说,只要还款超过200万日元,就可以节省利息。我也应该好好算账,然后多开源,努力发觉日元收入能力才行。
 
还有2周退社,并没有太多需要交给后面的人去做的事情,但同时我有无法做完目前在做的事情,因为培训严重不足,这就是一个离开是对的好证明,一个让我去做我不懂做的事情,没有文档,我做的并不开心,一拖再拖,变成一个自己都讨厌的人类,就应该离开去寻找自己新的潜力。
 
钢琴需要回归正轨,最近因为太热而不愿意练琴是很不对的,让自己要勤快起来。我还想要加上晨运,毕竟现在睡得好多了。
 
蜗牛睡眠是一个神奇的东西,真的睡得比以前好了。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19年-寻找真正的自我 修改]

2019年8月14日,21:54  星期三  女儿家祭奠啦
                七月半中元节在女儿家过
  今天农历七月十四日,明天是“七月半”、“中元节”、俗称“鬼节”!各地分风俗大不相同,但我们也是入乡随俗啦!本地大多数人家,是从七月十三、七月十四、最迟七月十五三天焚化香烛纸钱,而且今年政府管得较往年要严格些,各个小区街道都划定焚烧地区(区域),不可到处乱烧纸钱,以防火灾发生! 此风俗在文革时期基本上被禁止,确实也无人敢焚烧纸钱(也很少有人敢卖纸钱的),不过我们学校一位政治老师(团委书记)的老母亲,在自己门口烧了一大堆纸钱,儿子还是科长也不管啦!看起来也是马列主义装在电筒里只照别人啦,自己搞迷信就没法子啦。
  我们今天一家人(孙子一家没办法来)我们儿子俩口子,女儿和小孙女,我和老伴,搞了一桌菜和水果点心等,在家里祭拜完毕就吃完饭,然后就到三楼平台去焚化纸钱,一对蜡烛点燃后女儿就把一对蜡烛靠在墙上,我们大家开始烧纸钱和小孙女买的冥币(都是面额很大的)一起烧啦,一阵风来把钱纸吹散,女儿好有点迷信说每逢烧钱之时都会有怪风,小谢说那就是上天来收钱啦.....今天结束仪式后,他开车送我回到保利温泉,我还在回来路上买了一对蜡烛,到家后发现我们这里没停水(全城大部分地区都停水了)女儿家可停了一天的水!
  晚上,老伴老同学何奶奶(何同春)来电话约我老伴聚会,我退说电话转到女儿家,去不去由老伴自己决定。我估计他可能不会去的吧......哎呀我拿回来的纸钱还没到楼下去烧呢?有点晚啦可还是要去烧啊.....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8月13日,23:0  星期二  晴
看你的每一眼都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看见你,听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这辈子最后听见你说的话。你即将走到人生的终点,而我还没有做好和你告别的准备。希望你能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让我能多看你一眼,再听你说说话。
失去亲人的痛苦,我第一次体会到。。。

[作者:绿水无漾 日记本:星砂碎片 修改]

2019年8月13日,22:46  星期二  晴
看了窦文涛20190711期《圆桌派熟人:中国式人际关系》,中国最有活力的地区是潮汕地区,福建和浙江,恰恰时这些地方还保持很强大的宗族势力,虽然看起来原始落后,但是凝聚力强,而中国又是人情社会,一个宗族和个人的能量和资源当然不可同日而语,而BBC纪录片提到世界各地的土著被主流文化同化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文化,不知是幸或是不幸,人到中年才发现个人力量的弱小,若自己背后是整个宗族势力,那办起事肯定轻松多了。

[作者:arke 日记本:arke的日记本 修改]

2019年8月13日,18:28  星期二  给孙女借本书
               一篇文章和一本书       
  今天又差一点没赶上头班车,原因是又遇上我坐本楼的电梯到了负一楼(-1楼)以后还要走上约百步,又要到对面坐从负一楼到负二楼的电梯,然后再出从地下车库出口到马路上去,然后再走五六百步才能到始发站赶上头一班车。可遇上电梯出毛病了(电梯门不能关)我就只好从地下车库的进口到大街上了,再到86路终点站。但今天也和前几次一样要慢跑一段路,最终还是赶上了头班车,我在去女儿家路上买了四斤大桃子(三元钱一斤)还真不算贵啦!还买了一把马齿苋(两元)
  我下午回保利温泉时,路上买的大李子(绿色)八元一斤,我还是今年第一次买这么贵的李子妮,回到家洗干净我全吃啦!也忘记小时候家里大人常说:“桃宝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只听大人们这样说,我们家乡(天津武清区西掘河村)也很少有卖李子的。说到李子那当说我在文革期间,被派往沿河县搞工程时,那个地方(司区)赶场(赶集)天,两元五角钱可以买一背篓李子!而且还有一个村叫“沙子”的地方,那里的李子最有名,叫“空壳李”李子的核成熟后可以摇得响,故此得名!我今天买的大概也属于那个种吧?
  会想起那年月真是一言难尽啊!不说也罢。今天下午我专门到省图去还书(因为两本书都还没看完)又续借了一个月!但更主要的是想为小孙女借一本学看车的书,不借不知道,结果在书架上一看,真是琳琅满目这种书太多啦!几十种,最后我先给她借本《考证、驾驶、全程通》适用车型C1、C2、C3、C4我也不懂,下回让她自己来看吧!反正我的心意到啦.....
  另外,昨天我和女儿到楼下“招商银行”去办理理财产品的事儿,因经理不在,我就在她们书架上拿了一本杂志看《晚晴》定价20元,我肯定不会买,因为我自己曾有篇文章刊登在多年前的这本杂志上,没想到定价还这么贵?!但其中有三篇文张很值得我拜读 一,杨绛、二,汪曾祺、三,莫言。今天我先把莫言的《父亲的严厉》转贴在日记里:
  父亲的严厉,在我们高密东北乡都是有名的。我十几岁的时候,经常撒野忘形,每当此时,只要有人在我身后低沉地说一声“你爹来了”,我就会打一个寒战,脖子紧缩,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半天才能回过神来。村里的人都不解地问:“你们弟兄几个怕你们的爹怎么怕成这个样子?”是啊,我们为什么怕父亲怕成这个样子?父亲打我们吗?不,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们。他骂我们吗?也不,他从来没有骂过我们。“他既不打你们,也不骂你们,那你们为什么那样怕他呢?”是啊,我们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怕父亲。我们弟兄长大成人后,还经常在一起探讨这个问题,但谁也说不清楚。其实,不但我们弟兄几个怕父亲,连我们的那些姑姑、婶婶也怕我父亲。我姑姑说,她们在一起说笑时,只要听到我父亲咳嗽一声,便都噤声敛容。用我大姑的话说就是:“你爹身上有瘆人毛。”
  如今,我父亲已经80岁,是村子里最慈祥和善的老人,与我们记忆中的他判若两人。其实,自从有了孙子辈后,他的威风就没有了。用我母亲的话说就是:“虎老了,不威人了。”我大哥在外地工作,他的孩子我父母没有帮助带,但我二哥的女儿、儿子,我的女儿,都是在我父亲的背上长大的。我女儿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见了爷爷,还要钻到他怀里撒娇。她能想象出当年的爷爷咳嗽一声,就能让爸爸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吗?
  后来,母亲私下里对我们兄弟说:“你爹早就后悔了,说那些年搞阶级斗争,咱家是中农,是人家贫下中农的团结对象,他在外边混事,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生怕孩子在外边闯了祸,所以对你们没个好脸。”母亲当然没说父亲要我们原谅的话,但我们听出了这个意思。但高密东北乡的许多人说,我们家族之所以出了一群大学生、研究生,全仗着我父亲的严厉。如果没有父亲的严厉,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还真是不好说。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8月12日,18:31  星期一  到卡顿理发
               原来照猫画虎也不容易啊
  立秋都四五天啦,群里有一手写秋的诗,本想复制下来到日记上,但不知为啥原先是个菱形的,两头尖尖都是一个秋字,该菱形诗由上往下读和由下往上念均可,但针对的对象有所不同:“忙于工作由上往下读;已退休的由下往上唸。”我试了一下,果然感受不同啊!为此我特意把原诗,逐字逐句抄录了下来,假如有兴趣的敬请分别从两头各试一遍吧.....上面的菱形是为一点一点拼凑的;下面斜三角是因为复制不出来菱形所致,学艺不精,为此虽然拼了两次但总不完美出丑啦!
 
                                                               
                                                          八月八日立秋
                秋
              似  酒
            味  醇  厚
          岁  月  悠 悠
        转  身  又  回  首
      再  無  喜  乐  哀  愁
    往  事  如  烟  花  依  旧
  唯  友  谊  绵  长  如  水  流
缘  牵  一  线  有  你  陪  着  走 
 晨  晓  衬  彩  霞  雨  中 漫  游
  待  到  叶 浓  时  再  聚  首
    品  茶 论 酒 赏 石 敘 旧
      落 英 满 地 云 舒 袖
       欢 声 笑 语 不 休
         夕 阳 挂 枝头
          红 尘 看 透
            別 无 求
              静 候
               秋
 
忙工作的由上而下读;
已退休的由下向上念,
感受不同啊!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