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7日,17:36  星期三  晴
  万物复苏,大地回春。随手一翻,无论小学的语文课本,还是微博的图文信息,大多都是歌颂春天的生机盎然,却没人提醒你柳絮和花粉也如期而至。
  南京似乎种植了许多梧桐树当做绿景。每到四月天,梧桐絮随风起舞,风止而落,地上积攒厚厚一层似棉絮的毛状物。婆婆告诉我,家门口那个我常去散步的小公园,曾经种满了梧桐树。每年春天,梧桐絮满天飞如雪,在公园里锻炼和散步的老老小小都无法忍受,过敏的过敏,咳嗽的咳嗽。于是联名向居委会提出诉求,强烈要求整改。当时负责小公园的环卫工人每日把梧桐絮扫成堆,随后点火引燃,彻底消灭。我的内心被这原始且简单粗暴的做法所震惊,也为消防隐患而担忧。居委会接到请求后没多久,决定闭园三个月,把所有梧桐树都砍了,换上新一批不会给人带来“烦恼”的绿植。于是便有了现在公园里的樱花、海棠、小枫叶,以及其他我根本叫不上来名字的花花草草。
  然而更换绿植这样的好事并没有经常发生,大多数地方依然是梧桐絮的重灾区。来南京四个月,通过薛先生引荐,我认识了几个新朋友,平日里聊天,偶尔相约聚餐,感觉没有这么孤单。一日闲来无聊,在微信上同几个小姑娘说起薛先生一家三口都是鼻炎患者。这柳絮梧桐絮和花粉,让他们感到如临大敌。尤其薛先生的鼻炎最为严重,出趟门回来感觉就一命呜呼。没想到却得到小姐妹的呼应,纷纷表示自己都有鼻炎。我内心一惊,我所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南京人,无一例外都患有鼻炎,难道这鼻炎是南京人的“城市病”。如果真是这样,政府和园林局还种满了柳树梧桐,岂不是明摆着跟老百姓相爱相杀。细思恐极,不敢乱想,哈哈。
  公婆两人的鼻炎似乎都是生来遗传,薛先生也不例外,还通过遗传变成了全家最严重的鼻炎患者。家里只有我免于此类灾难。看着薛先生每日出现面带口罩,回到家依然鼻涕眼泪一把抹,时不时还咳嗽到无法入睡,我着实心疼。不禁想起在美国的那些年,哪有这档子事,何时受过这种罪。或许出国前好不容易适应了这该死的春天,却这么长时间未回家,又需要重头开始。念着念着,我又动了未来定居国外的心。我虽不对花粉柳絮梧桐絮过敏,却没少被雾霾折磨,隔着口罩也生生吸出了个慢性咽炎,每日早上咳嗽干呕,着实想念美国的新鲜空气。
  有时候也为自己这样的念头感到羞愧。这是生养我的祖国,我的家人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为何只有我如此矫情感到活不下去。
  我二人之前在美国读研究生,毕业后双双留在美国工作。我内心打算把这条路再走一次,但近两年都不是好时机。令人捉摸不透的川普,制定的政策也一日三变。我盘算着等他下岗,新总统上任后观察其对华态度,再决定是否前往美国。之前我读的是MBA,现在很想读哲学,不知道是否因为孕期头脑过度发热。
  罢了罢了。

[作者:iktsuapork 日记本:萱草 修改]

2019年4月17日,17:33  星期三  女儿包饺子
                  人生里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
  到今天中午我总算把这本《天长地久》给美军的信,完完整整阅读完啦!最初我听“读书不止”的节目时,还没弄清这“美君”或是“美军”是何许人也?后来这次知道原来“美君”是作者的母亲。美君来自浙江。她二十岁爱上的男子,来自湖南。他们走过的路,是万里江山,满目烟尘;怀着“温情与敬意”,作者感恩他们的江山、他们的烟尘,给了作者天大地大、气象万千的一坐教室,上生命的课。这本书是作者“禁欲行禅时瞬间决定:放下一切,回乡陪伴失智的母亲,开始写信。书的封面四个字“天长地久”是套用王羲之“兰亭集序的字。
  该书里边的那句话:“人生里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这蹉跎二字解释颇多,但觉得如下之“明日歌”解释得很到位,自当以此为戒,当然这与慢生活有所抵触,因为慢生活一个慢字岂不就是蹉跎啦!"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意思是如果总是推说要等到明天才去做的话,终究将是一事无成。这首诗的全文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世人苦被明日累,春去秋来老将至。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请君听我明日歌。”作者是明朝的钱鹤滩,题目是《明日歌》。还是要只争朝夕吧!我希望我这本书,能让我的儿子和孙子外孙女读一读,当然姨妹也给她看看。
  另外,昨日我日记原本是想写几句关于"他是一生“假装”爱中国,恶名远扬的美国人!可今天,我们却该和他说声谢谢!"是啊,我看了以后,顿时觉得也应该谢谢啦!我摘取一段:闻一多牺牲前,曾做了一次慷慨激昂的演讲,痛陈国民党的种种恶行,但他在生命最后却极力赞扬了一个人,那就是司徒雷登:“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人......。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4月16日,22:46  星期二  久违的阵雨!
                  终于下了一场及时雨?
   一句古话叫“水火无情”啊!先是想到会是片甲不留啊!后来看报导得知那些珍宝都已全部抢救出来了!并且还听说要重修巴黎圣母院!有八百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燃起了熊熊大火,围观的群众表情漠然。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虽然不信什么圣母,但毕竟有那么久的历史啦,儿子有幸能够参观过,我不奢望喽。
  今天照例早早吃完晚饭后就坐着女儿的三轮到附近遛弯(亭子上乘凉老伴爬楼梯锻炼)去了,可以说到这以后,我们出去这么多趟还都从来没遇上下过雨!今天出门前我就看见在东方有一团乌云,所以我们就没让女儿往东边走了,只打算到不远处的瑞海水城的亭子上坐会儿。可是还没坐多久就发现整个天空都乌云密布了,我们想在大雨来临前赶紧赶回家。可我们刚下亭子,密集的大雨点就从天而降。老伴有草帽我和女儿只好躲到瑞海水城售房大厅里,老伴看着里边环境像休闲场所,感觉只坐着不消费不好意思,让我们买点吃的。女儿赶紧告诉她是买房的,她才踏实(老伴一向都特别注意尊严)。不过这里的雨是来得快停得也快,十多分钟后雨小了我们赶紧驱车回家了。路上女儿说:她担心那么大的雨怕三轮车电池被打湿启动不了那才麻烦呢,好在我们小车经受住了考验。一到家她衣服都顾不了换就擦车去了。可以说我们家这小三轮不仅给我们的琼海生活提供了方便也带来了不少乐趣。现在担心的就是我们回去这半年不知如何才能妥善保管它(因为车身大不能进电梯上楼,若停在室外车棚里一个夏天可能就报废了)。我想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儿子来再想办法吧。他口口声声说有办法,让我别费心,一切的一切全靠他啦!于虽然下啦,室外温度下降啦,科室内还是三十度啊......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4月16日,14:22  星期二  晴
搬家了,没有意识到这个面试需要这么多时间准备,于是周末用来搬家和放松,结果三个女人一台戏,虽然还挺高兴的,可是过后却留下一堆事情不得不去面对。
 
思思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而且凡事并不强求也没有脾气,我觉得自己能有这样的脾气就好了。可是这个女孩却没有男朋友,觉得日本的男人莫非都瞎眼了不成。年龄是好的,身材是好的,样貌也算是顺眼的,只是打扮稍欠火候,脸上有包而已,但跟性格一比都不是问题了。这样的女孩都不好,还有什么好呢。
 
KT一直到搬完了才出现,她总是给我感觉很愿意花钱在吃的上面,但因为她工作并不稳定,我一直不愿意收她的钱。有个人在里其实很分神,尤其他是来度假的,我则要在开始放假之前做完很多的事情。
 
旅行计划也真的是绝了,竟然多计划了一个4月31日,生生地把去巴统的可能性去掉了。我决定要让自己放松点,如果梅斯蒂亚去乌树故里一日游不存在,那就提早一天回,然后就有巴统了。
 
这次要去2个国家+2个争议地区,实际上去了4个国家,这种隐形的国家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有一天也想回去专门走走意大利那边的圣马力诺和西班牙那边的安道尔。
 
回想起2008年自己第一次去欧洲,在巴塞罗那带了3个整天,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那个时候自己的旅行速度还不是很高,现在已经逐渐变快了。
 
补充一下家附近的体验,果然这个区域比之前住的地方要好,完全没有后悔,钱就努力地挣吧,旧的房子就努力地翻新吧。钱包羞涩,DIY不可避免,只希望房子没有大的问题,就小规模地弄点,就可以解决问题。

[作者:糖糖宝贝 日记本:19年上半-寻找真正的自我 修改]

2019年4月16日,13:17  星期二  多云
    今天和烧卖、多多去三藩市办旅行证,完了以后一起去打迷你高尔夫。那里的工作人员把球杆发给我们的时候说了句“这是给妈妈的,这是给爸爸的”。这是第一次有人把烧卖看作我们家爸爸。
    烧卖自己没有小孩,可是教育起小孩来倒也一点不含糊。他和多多相处的时间加起来没有几天,就见识过两次多多无端端发脾气,而我却无可奈何。所以他就建议我应该怎么处理才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一直是个包子妈妈放养族,觉得孩子长大自然会明白对错。经过这两次从旁人的眼光看到现象才意识到要让孩子明白对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害怕冲突,不能害怕眼泪,不能害怕孩子喜欢爸爸不喜欢妈妈。实际上,从昨晚保龄球场上的事件结果来看,即使多多被批评了,被要求诚恳道歉了,哭了被说教了,到后来他其实还是重回开心,今天一天的表现也很好没有再因为玩游戏不如意、或者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磕磕碰碰疼了而发脾气。那个严厉批评他、要求他诚恳道歉、让他哭给他说教的人,就是烧卖,像是男人跟男人的对话,最后握手为约,让我看到一个父亲的角色。我内心里很感激他,越发希望他加入我们的小家庭。
    这两天烧卖一直忙前忙后给我们家旧貌换新颜,把所有他看了觉得不妥当的东西都给扭正过来。本来我很想搬家买房子的,现在我说:如果你把家变漂亮变舒适了我不想搬了怎么办。
    今天三个人一起逛三藩市,我一手牵着烧卖、一手拖着多多,烧卖和多多也有说有笑的,觉得生活真是奇妙,有这么多的美好。

[作者:云飞风起 日记本:云飞风起的心灵放逐 修改]

2019年4月15日,21:28  星期一  雨总没下来!
                坐在瑞海水城的凉亭上纳凉
   最近这几天室内温度总在30度到31度之间 !早在一个月前女儿就一直说要买电风扇,或者买台空调。我是百般阻止,理由是“你老妈怕吹风”,咱家有两台电风扇,一台还是1988年抢购时,我算是抢到了一台样品(有点损坏,但不影响使用)价格不减88元吧(上海名牌),我还是乐呵呵买回来了。后来我还是在收破烂的挑子上买个风扇罩,和控制键的防尘罩,如此一来虽然牌子不同但还很合适,用了很多年一直没坏,但搬家时因为是落地扇太笨重没搬来,我又买了一个便携式的,但老伴总不让我使用她不喜欢吹风(家里的空调更是只用在冬天取暖用)。因此电扇只是我自己吹啦!从此以后我就记住啦老伴不喜欢使用电风扇,所以我才阻止女儿别买电风扇。但前不久她还是买了一台落地扇大概是一百多吧,样子还不错,既成事实老伴也没再说什么啦。可是遇到这两天琼海的温度比往年高得很多?为了给房间降温我采取了三种措施一:大开房门,让楼道的凉风吹进来。二,打开所有阳台窗子和纱窗。三,就是打开电风扇啦,而且还只能开小档风量,避开老伴方向吹。由于两个房间一个风扇不够用,我们又买了一台台式的风扇,放在卧室用。那天还是老伴还陪我们一起去了北门市场买的。百佳惠超市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而我们在北门小商店只花了六十元。
    今天下午我们又去了“名豪广场”(实为瑞海水城)的凉亭上。一是为了乘凉,更重要的是为了让老伴爬十四层台阶当锻炼。老伴现在越来越不愿意动了,不过今天还不错,女儿在后边扶着她,她拉着扶手慢慢的爬了上去了,每天我们都要“强制性”的让她锻炼一下。
    今天儿子发了一张照片给我,我先头没看出来是什么?后来问他时才知道是他在“灵隐寺”给他妹妹求的“龙”护身符。他哥哥知道我女儿信佛,特别喜欢这些东西,可见这哥哥对妹妹还真好。我也还没忘他在三亚南山寺也买了(请了)给我们全家人和亲戚每人按照属性买了一个挂件,原来我在该店柜台前还以为一百多元一个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柒佰元这话可不能和一个,理由是开过“光”的!最后花了五位数!我内心觉得南山(寿比南山)真有这么大魔力吗?但此话绝对不能和他们说......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4月15日,11:53  星期一  晴
  在美国的一对好友夫妇家有四猫,薛先生虽对猫毛过敏,却隐隐约约地透露着潜在铲屎官的气质。
  一日,好友来电告知需要离开家一段时间,猫无人可托管,留下钥匙拜托我二人照顾。我们两家住的近,每日下班后开车过去喂水喂粮也不是什么难事。知道这个消息,薛先生已经快藏不住偷笑的脸,全副武装地前往猫之圣地。
  一进门,薛先生便娴熟地带上几乎令人窒息的3M口罩,一丝不苟地把每个猫砂盆都铲了一遍,随后又小心翼翼地给猫添粮加水,看到猫罐头也顺便开一个。爱吃罐头的猫老三立马从不明方向飞来,冲他撒娇。身为陪同铲屎的我,几乎什么都没做,只负责用吸尘器把家里大致打扫干净。
  分工合作,事半功倍,余下的空闲便是薛先生与四猫的美妙时光。猫老大粘人且大胆,喜欢站起来打开柜门。猫老二性格内向且胆小,甚至不靠近主人,却走到薛先生面前举起爪要亲亲。猫老三沉浸在罐头里无法自拔,两耳不闻身边事。猫老四是个脾气好的乖巧宝贝,不管薛先生坐哪,它都默默无闻地走过去然后坐在身边,后来的日子里我们都笑称老四作他的小老婆。
  我与猫接触不多,就是坐在一边拍照。看到薛先生虽轻微过敏却对猫爱不释手,心中便萌生自己也领养一只的想法。
  几个月后,好友逛宠物超市,看到一只三个多月美国短毛正等待领养,样子甚是惹人喜爱,立刻给我发来照片和地点。还在上班的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瞒着薛先生外出,斥巨资75美金连猫带盆一起带上车,它便是后来的狗子。
  回到上班处,我带着蜜汁微笑一直站在玻璃橱窗外。薛先生好奇我为何不进门,正要开门出去迎我,低头便看到地上的猫包。他心中大喜,抱着包就往办公室里跑。我把小狗子抱起来放到他手上,问他可喜欢。他不说话,光盯着这小宝贝,感觉比老婆更亲。
  狗子来到新家的当天,免不了紧张害怕。薛先生却整晚趴在卧室的地毯上,手臂环成一个魔法圈,隔空拥抱,一脸憨笑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猫。我问他为何要趴着,他振振有词地回答我,“你站起来这么高会吓到它的,趴着跟它齐高它就不那么害怕。”我顿时语塞,扭头离开。
  第二天早上,薛先生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我抬头看钟,竟然一个小时过去了人还未出来。我好奇他究竟在作甚,径直走到卫生间打开门,看到他又跟小狗子并排坐在浴室的地毯上,一脸憨笑并两眼依旧直勾勾地盯着它。我竟无语凝噎,表示不解后再次扭头离开。
  我相信那段时间,在薛先生的心里,小狗子的地位绝对高于身为他老婆的我。
  狗子长得快,每日一罐头,没几个月肚子上的脂肪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堆积。走着走着往地上一躺,便是一块散装的五花肉。刚开始单手就能拎起来的小可爱,变成了需要双手合力抱住的肉球。后来同我们到洛杉矶旅游,又从洛杉矶一同飞回国。一来二往,小身板不堪旅途的劳累,竟成功减肥二斤。
  刚开始带回家,我着实担心长辈对弓形虫的误解,尤其是在全家都期望我赶紧怀孕的情况下,国内很多家里都选择抛弃宠物。狗子打过针,做过体检,检查报告比某些人的身体都健康,最后还陪我长途飞行回到中国,我绝不能让怀孕成为抛弃它的理由。
  我们说的科普或许会让家人认为那只是挽留宠物的托词,所以让医生说话一定更有效。于是我督促薛先生带猫去到家附近的宠物医院做抽血检测弓形虫,顺便检测去年注射的狂犬疫苗是否还有效。在我的怂恿下,薛先生拎着十斤的猫包和狗子,快步走到了宠物医院。
  薛先生把猫往医院的桌台上一放,医生开口问,“什么病?”
  “没病,想做个驱虫,查个弓形虫,顺便打个狂犬疫苗。”
  医生眉头一皱,“弓形虫报告要三四天。打狂犬疫苗需要先检测之前注射的是否还有效,有效就无需再打,检测得等半小时。驱虫现在能做。”
  “好。”
  “猫叫什么名字?”
  薛先生张口就要说叫狗子,余光一瞟发现隔壁有货真价实的狗。为了不给医生造成困扰,便改口提供官方姓名“小老虎”。
  询问完基本情况后,医生嘱咐薛先生静坐等候,便着手开始给后面排队的猫检查。医生同样挨个询问猫的名字,主人们回答的都是闻所未闻的洋气的英文名。半小时后检查报告出来了,纸上赫然印着“小老虎”三个大字,土到不敢相信自己是美国回来的猫。医生催促薛先生赶紧带狗子离开,说这一屋子都是有病猫,打吊针的,等待做手术的,忙到不可开交,让他别添乱。薛先生携着全院唯一健康的狗子悻悻离开,回到家中跟长辈们如实汇报,公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基本上接受了这个毛孩子。
  婆婆嘴上嫌弃,行动上表现出来是个发自内心的猫奴。狗子同我们在加州时,婆婆已经着手买好了粉色少女系的两用食盆和温暖猫窝(狗子是公的)。元旦到家时正值严寒天气,没多久后还下了雪,人和狗都不爱走动。狗子每天晚上在沙发边上监督一家四口吃过晚饭,八点不到便钻进温暖猫窝开始睡觉,怎么撩都不愿意出来,也算是世间少有的不熬夜一族。婆婆已退休在家,平时没事就用小木锤子给狗子做全身按摩,好不惬意。虽然肉体和心灵上都非常享受,彼此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和基本的信任,但猫毕竟不是狗,你唤它名字它却不一定会搭理。婆婆时常在家里“喵喵”“咪咪”地呼唤狗子,印象中狗子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回应,她心想真是养了个白眼猫。
  眨眼四月,南京迎来暖春,气温从十几度上升到将近三十度,大街上有许多人顿时不知该如何穿着。狗子也渐渐离开温暖猫窝,睡在凉爽的木地板上晒太阳。婆婆见状,便热心地跟我讨论起来,
  “你看这天气热了,它也不爱睡冬天的猫窝了,我得给它买个夏天睡的猫窝。”
  “夏天睡的猫窝?不用的,夏天它就睡洗手池。在迈阿密它就喜欢睡洗手池里,或者它睡地上。”
  “不行,我给它买个带凉席的猫窝,它夏天睡那个。”
  听完我都乐了,实在让人忍俊不禁。我都没两张床,一只猫何德何能按季节挑床睡,实在任性。
  公公就不一样了,满脸宠溺已经写在脸上,那是打不得骂不得的小宝贝。公公要外出上班,全家最早起床的便是他。狗子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公婆房门口,等公公开门的时候叫唤两声,亲切地同自己的“爷爷”打招呼。日复一日,每天早上都能准时听到那两声“喵喵”。公公内心窃喜,悄悄跟婆婆说,这美国来的猫真有礼貌,每天早上还跟他问好。
  狗子除了异常灵敏的嗅觉,听觉也甚是了得。我们三个赋闲的家庭成员,坐在客厅里一同看电视,突然就看到狗子不知从哪个地方突然蹿到门口沙发的顶上,直勾勾地看着家门。我们还纳闷这是作甚,随后没多久就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原来是公公下班回到家了。婆婆便说,“那么激动,真是你亲人回来了”。公公就嘿嘿笑,俯身去摸摸地上打滚的狗子,仍然一脸宠溺。
  狗子皮起来也是半个熊孩子。婆婆养的小盆栽,每开一朵花,它就要吃掉,后来赐昵称“花痴”。公公烧好菜放在餐桌上,它也毫不客气地抢在我们前头偷吃两口。这类让人发火的事情没少做,我跟薛先生要教育它,公公便拦着,“你们说它做什么”。这还没打屁股,已经说不得。日后我肚子里这位降临人间,可不得再次被宠上天了。
  现在我有一个小心愿,便是我的毛孩子能和亲孩子和平相处。当然,更多的是希望亲孩子别欺负它,按辈分它也是狗哥。

[作者:iktsuapork 日记本:萱草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